只记得第一晚和同事去墨西哥餐厅吃饭,机场里几乎没人能说英语

  前些天因公去了墨西哥,公差本是无趣,天天上班下班吃饭睡觉,但最后一天事情办完,偷闲转转,没想到却也着实惊了几回艳,真正意外之喜,不可不提。 

  你们可以想象他就象一匹无所顾忌的狼,一声声嚎叫着,偏又和吉它声,铃鼓声、手鼓声声声相和,滴水不漏,确是音乐上的极高造诣。我学识实在是浅,不知那是西班牙风格还是墨西哥自己的风格的什么东西,估计是西班牙的东西,因为听着他的歌声,就好象胸膛里有一头受了伤的公牛在滴着血左冲右突,要把你的身体挑开个洞一样。

  美女,墨国拉丁血统美女,不但黄种人看得目不转睛,白人看了也是口水直流。不过开始形容她们之前先说她们两句坏话,以免看本文的女士心里过度不平衡起来–拉丁血统美是美,不过稍一年长就象气球开始吹气,到30岁即使脸还美如童贞少女,脖子往下已经….唉,….不忍再说了。

  这也算是我的一次惊艳吧,一次与音乐的狭路相逢。

  当然咱们男士可以只挑少女看嘛,不碍的,不碍的。三张多的你也可以只看她脖子以上啊。哎呀,女同志不要乱扔臭鸡蛋嘛。

  我不是个爱写攻略的人,去一趟除了惊艳以外还有一些经验,顺便也写在下面。有朋友要去墨西哥的话,可以看看,少走些弯路。

图片 1

  千万带本西班牙语字典,如果你不会西班牙语的话。很多人以为墨西哥是美国的邻居兼小弟弟,那里的人都削尖脑袋往美国跑,肯定也和中国一样人人苦学英语。偏不,就连在机场里都很少英语标志,机场里几乎没人能说英语,更别提机场以外的地方了。到处几乎都没有英语标志和说英语的人。

  在墨国看少女,差不多看一个惊一回艳,要写的话实在写不过来。只记得第一晚和同事去墨西哥餐厅吃饭,只见满眼的……唉,又说不下去了。反正我二人,一白种一黄种两个帅哥,衣着笔挺,孤孤单单,惶惶不安地坐在角落里,东张西望,看拉丁血统人风俗奔放,每来一位必把全桌人亲遍,亲脸哪!

  第一次去那里的中国人在机场会被带到个小屋里填个西班牙文的表,没人帮你。有外国护照的第一次入境不用签证,就说旅游就行。在墨西哥,所有人都认为你应该会西班牙语似的,张嘴就同你说西班牙语,很不爽。所以带本字典,确实可以救急甚至救命的。

  某天一美女同事搭我们车回家,到她家只见一美丽小院,寂静无人,正寻思怎么让她开口请我进去喝杯茶才好,忽见一只小熊般大小的黑狗,鬃毛乱乍,汪汪狂吠,口水乱滴,隔着铁门向我直扑过来,立时没了邪念。美女笑说:“这是我的乖小宝贝。”
忽又听她说:“我的家对你是永远开放的,你到这里永远是受欢迎的。”不由得又开始乱想:“这是客气呢,还是拉丁的风俗,还是……?”

  一定要带好相机和好镜头,广角要带20的(照房子,距离一般很小必须要广角)。长焦至少180,越长越好,拍美女用。墨西哥美女如云,确实如云,如云如云,鼻血不停,不照太可惜。墨西哥城建筑出人意料的美,绝代的中世纪风格和天主教风格的建筑云集在中央大道AV.
JUAREZ和REFOMER上,还有每个路口的塑像,不带够胶卷是会后悔的。市中心的大教堂、老街老房子和美女,是值得花两天时间好好拍出些片子来的。墨西哥城是出乎我原来意料的值得一去的。

  最后一天进城观光,见教堂口一群人等着开门进去做礼拜,其中一美女,美少女,真称得上是惊为天人。我在她旁边转来转去假装给教堂照相足有一刻钟,实际是想同她搭讪,给她照一张,但始终没鼓起勇气,也幸亏没照,否则往网上一上,马上墨国使馆门口申请签证的队就会比美国使馆还长。

  墨西哥城建议住在ZONA
ROSA,就在REFOMER这条中央大道上,天使塑像那里。是著名旅游区,天使塑像在十字路口,路口的东南方向,几条街上全是纪年品店、酒吧、饭馆、夜总会等等,ZONA
ROSA的晚上被人称为粉红色地带,到处是人。

  墨国美女之所以美,一个原因是,差不多所有人的头发都很美。绝大多数是长发,一头蓬蓬的美发,披在肩上,散在背上,直的、卷的、黑的、棕的、金的……一头绝对秀的秀发,加上健康肤色、端正五官,人能差到哪里。在机场商店见到一美少女,棕色底的金发,蓬开了,一股股的鬈曲着,象水一样直泻到腰际。美呆了。 

  坐在那里的酒吧里听水平极高的音乐,很便宜,还有很多美女。街上很多人拉你到夜总会去,没去过,不知对陌生人有没有危险,我觉得不太保险。白天ZONA
ROSA有很多商店卖纪念品,还有个大市场专卖纪念品。

图片 2

  墨城有地铁,里面全部西班牙文,自己掂量着要不要坐吧。好在甲壳虫出租不贵,但是没发票喔。墨国虽是热带,但地处高原,不很热,只是早晚温差很大,气候很干。安全问题,我觉得有一定危险,主要是不会西班牙语,没人可以帮你。自己凭经验来吧。

  还曾见过一个美女,是ZONA ROSA一家酒吧的乐队里的。

本文选自《flying》的博客,点击查看博客原文

  那个乐队是我有生以来在酒吧里见过的水平最高的一个乐队。四个人,器乐乐队。一个小伙剃光头,弹西班牙吉它;一个肤色微黑、马尾巴扎在脑后的小伙,手里什么也没有,不唱歌,只出和声,在器乐乐队里他的嗓子是乐器之一;一个小伙光头眼镜,打手鼓;一个黑发垂到腰际的美女,穿件白毛衣,肤白胜雪,黑眼睛大大,鼻梁高耸。从音乐的角度坦白讲,她在乐队里没什么作用,打打铃鼓打打镲,打个小手鼓什么的,估计主要是弄个美女使乐队更赏心悦目一点。她也确实赏心悦目。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这四个人有个共同点——全都很腼腆。我的理解,如果一个乐手很腼腆,那他八九不离十就是个好乐手。不是说开朗的就都不是好乐手,性格开朗的好乐手少,好歌手多。音乐是一种语言,是内心表达的一种方式。我见过的好乐手,大多不善言词,用乐器“说话”可流利得很。大概是因为腼腆的人内心的感情既然不善于用语言表达,憋的话多了,就比较容易以音乐的方式流出来吧。 

  只见吉它手腼腆地笑着,随手拨了几下,已经可以看出功力深厚得非凡,几个很散漫的音个个如穿云裂石,快慢高下各有不同,且是含着切分的节奏,听的人心里腾的一下提上神来。接着来了五分钟的solo,那真是我所能享受到的最至高无上的享受啊。音乐是西班牙风格,多有降3和降7音,偶尔还来个降5音,甚有日本味道。那人的吉它弹得堪称大师,两只手里旋律、低音、节奏、和声,几个人的工作量被他用10个手指神奇地同时做了。

  我很奇怪这样的水平为什么会在街边一个普通酒吧里演出。打个比方吧,Eagles里的吉它手Joe
Wash本是我心目中一代吉它高手印象,他们的那首unplug的Hotel
Califonia,当年刚出来是可称得上震动,而现在已是街头巷尾到处传唱了,那里的木吉它演奏全是西班牙风格,尤其开始Joe
Wash一段solo结尾时几小节的快指轮奏,在现场演唱会上赢得了如雷掌声。当年我刚听时也是对他的指法编曲咋舌敬佩不已的。

  但同那个光头小伙弹的西班牙吉它一比,感觉就好象是蜗牛在地上爬一样的拖泥带水。我不是故意贬某人以捧某人,eagles确实是我很喜欢的一个乐队,我的感觉也确实是觉得那小伙子弹得真是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