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连围屏山也赋予了一个道教的名称-钟鼎,穷尽一生都没有一座自己独创的阵法

位于东磊景区。是明代崇祯四年(1631年)由高晋卿等三个太监出资在东磊围屏山前兴建,从此东磊也便成为云台山一带道教的主要基地,三四百年间香火旺盛,甚至连围屏山也赋予了一个道教的名称-钟鼎,山上所有的景点都染有浓重的道教色彩。

图片 1

东院原为玉兰山房,把古玉兰树(即“玉兰王”)“玉围于院中。陶澍巡视云台山时,对这里也进行过大修,并题楹联一副于玉兰山房:奇石似人花下立,仙人如鹤竹间来”。

目录

庙后有温泉一池,隆冬不冰。周围石壁上刻着许多前人的题勒,如钱泳的“登山观海”,无名氏的“小蓬莱”、“天上人间”,也都各具风韵,令人赏心悦目。

第三十九章   日观,阵意与剑意的对拼!

延福观周边多南方草木,这里的玉兰花树、银杏、格木、黄杨、紫薇等,都是数百年的古物。

常风大汗淋漓的站在院子里,金色阵法在身侧缓缓旋转着,在阵法的影响下,周遭天地元气不断扭曲变形,遍地碎块的院子顿时刮起阵阵罡风,将常风的头发吹得向后高高扬起。

小蓬莱:在延福观大殿身后,穿过阴凉的金镶玉竹林,便可以看到石壁上古人镌刻的“小蓬莱”三个大字,篆书,字径30厘米,笔力刚健,铁线银钩。李汝珍《镜花缘》中,把小蓬莱写成是步入天庭的必由之路,唐敖和百花仙子唐闺臣都是从这里平地飞仙的。

他现在整个人都显得很疲惫,很明显,对于他来说,布下这样一座阵法的消耗非常之大,而且,先前院里地面下埋着的那些符阵显然布置已久,甚至很可能是他待在秋阳宗这些年来的所有心血。

玉女洗头盆:山上石隙间泉水淙淙跌落崖下,日久天长,滴水处形成一个圆洼,人称玉女洗头盆。盆侧石壁上有康熙年间海州司训杨廷镇的刻诗一首:“飞汉飘洒云山根,泠韵清音听石门。恍如华山来玉女,观看珠落洗头盆。”玉女为道教中的女神,善于弹琴和做游戏,很像西方神话中的艺术女神。

难怪柯洛会那么严肃认真的向常风行礼,那一句辛苦,实在是当得。

交通:

柯洛知道,对于一个符师来说,有没有一座自创的阵法,是一个很重要的分水岭,这代表着自身对天地规则的一种理解及独到运用,有些人,可能实力不弱,但所有的符阵都是从别处学来,从他人那里描摹临刻,穷尽一生都没有一座自己独创的阵法,那么这样的符师,即便实力再强,都算不上大师。

乘35路公交到东磊,转乘的士或包车前往。新浦华联夏、秋季也有旅游班车前往。

而像常风这种,另辟蹊径,所有心思都花在了自创阵法上,虽然目前实力稍弱,但却已算得上当之无愧的符道有成,毕竟,在符术这样一个领域里,从不以个人境界分高低,只以对天地规则的运用来划分等级。

寻常修行者,可能天醒境以后才开始对天地规则产生认知,并且有所应用,可符师则在境界受限的情况下,早早就踏上了这条道路,不得不说,符师这个身份,更有资格被称作修行者。

也难怪许多符师遇到一般修行者时,总是一副心高气傲的样子,他们也确实有骄傲的资本。

现下,其余人仍旧沉浸在阵法的玄妙意境中,柯洛沉吟了一会儿,看向常风问道:“师弟,这阵可有名字?”

“暂时还没想好。”

常风偏头思索了片刻,笑道:“一直都苦于该怎么把它弄出来,名字还真没怎么想过,师兄心中可有合适的想法?”

柯洛视线微垂,面露沉思,过了一会儿,突然抬头道:“我以为,既然这阵是以观日诀而得,并且演化了太阳运行轨迹,大阵自成天地,取名‘日观’如何?”

“日观?”

常风低下头默默咀嚼着这两个字,片刻后,眼中忽然光芒大亮,霍然抬头道:“观纳天地,内含日耀,日观…日观…好名字!”

常风嘴中连着重复了好几遍,神情激动的看向柯洛,“多谢师兄赠名!”

对于符师来说,自己创造的符阵就像是辛苦孕育出的孩子,自己的孩子,当然是需要名字的,被赋予了名字,就像是拥有了生命。

常风伸出手,搭在日观阵上,阵法顿时光芒骤亮,他含笑望着柯洛,笑呵呵说道:“师兄,其实这座日观阵,并不仅是演化太阳运行轨迹那么简单。”说完,他双手飞快结出几道手印,青色光芒从他的掌心迸发,融入到阵法中,然后便可以看见,日观阵内无数条金色符纹齐齐动了起来,重新组合排列,等再度平静下来时,又呈现出了一副崭新模样,一条条金线似一柄柄符刀向外张开,阵意森然。

柯洛见此情形,眉毛一挑,轻咦道:“日观中,还藏有攻击阵法?”

“当然”

常风神色骄傲,“这阵法可是汇集了我九年来的所有心血!其中不仅有‘东方既白’的阵意,更还杂糅了‘旭日高悬’之炽热激烈的意境,是一道名副其实的杀阵!”

日观阵变幻形态以后,阵中太阳明显炽烈了几分,似火球般熊熊燃烧着,热浪席卷,院子里温度很快上升,沉浸在阵法真意中的其他人陆续醒转,均是疑惑不解的看向那道太阳。

善十三缓缓睁眼,眼中精光一闪,很明显,方才短短时间里,他收获不小。刚才常风和柯洛的对话,他全都听见了,因此,才一睁开眼睛,善十三就跃跃欲试的说道:“老四,就让我来试试你这阵法威力如何吧!”

“好!”

常风大声笑道:“老三你可当心点,虽然我修为才净髓境,比不上你曜尘中品的境界,但符阵之力非同小可,你对上了也未必能抵御得住。”

“无妨,打过才知道!”

善十三兴奋大叫,说着就准备往前冲出去,这时候,一道剑鞘却突然横亘于其身前。

善十三迷惑不解地看向一旁,原来是二师兄制止了他。

柯洛看着常风说道:“师弟你此番布阵太过耗费心神,耗损巨大,已无力再战,倘若当真和老三打起来,恐怕收不住力道,凭你们两人的实力,打完以后,这个院子恐怕就保不下来了。”

常风闻言想了想,觉得柯洛所说甚是有理,只是当下心痒难耐,很想试试自己亲创的这道阵法到底威力如何,他挠了挠头,向柯洛问道:“那师兄认为,该怎么办?”

柯洛向前跨出一步,说道:“我看,不如由我来试试你这阵法,你我二人不比力量,只以意境相争,让你的阵意对上我的剑意,我亲自感受过后,自然可以得到答案,同时,也能够避免因控制不住力量而波及太大。”

常风不假思索的点头应道:“我看可行!”

“嘁!”善十三在一旁不屑出声,他偷偷瞟了眼二师兄,暗自嘀咕道:“假公济私,还不是自己手痒了?!”

柯洛看都没看善十三这边,朝常风示意一眼,一脸平静道:“师弟,开始吧!”

常风点了点头,表情突然变得十分严肃,他手中短刀轻舞,日观阵中金色符纹随之而动,中央那轮火红艳阳顿时变得光芒四射,炽热的天地元气令得院内再度升温,一潮潮热浪吹得众人发丝倒卷。

短刀以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划动着,几乎一气呵成,成百上千条符纹纵横交织,平直铺展在他和柯洛之间,宛若一条黄金大道,位于大道末端的红色艳阳则像是积聚了所有力量一般,绽放出令人目眩的强烈光芒,最终,常风轻叱一声,手臂猛然顿住,光芒一时到达顶点,随着其话音落下,那轮艳阳中突然倾泻出千万道虹芒,如一柱璀璨光雨奔向柯洛,沿途所过,金色符纹震荡不止,令人心惊的嗡鸣声在小院内不停回荡。

做完这一切动作,常风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无比,果然,光是发出这一击,已是耗尽了他所有力气,而那个浮立阵中的小太阳,此刻也是变得黯淡无比,全然没有了先前那种火热味道。

善十三呆呆望着那道光柱,暗自思忖着,倘若是自己对上了,结果会如何,最后,不得不无奈承认,按照他目前的境界来说,结局只可能是两败俱伤,而且,很可能无力再战的会是自己。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