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尼斯女神是一位美丽的女神,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图片 1

别怜我跌落的忧伤那是我重生的希望别笑我无助的凄凉那是我即将去远航/你看我红红的脸庞那是我洋溢的春光你看我坚实的城墙那是我无声的较量/你一直住在我心上是不离不弃的向往我一直深深的凝望你是否会在我身旁/褪尽繁华千古绝唱走过风雨历尽沧桑尘埃落定再谱华章红尘紫陌难舍难忘

     
我平生见过不少美丽的大海,但真正触动我的灵魂,引发遐思的却是我第一次见到的地中海。天将蒙蒙亮,目穷之处,海天成一色浅白。天大亮时,地中海像撩开了一层面纱,完全裸露在我眼前。当太阳升起时,我惊呆了,犹如无意中扑进一幅巨大的画卷里,无边无际的地中海五彩缤纷,泛着红、蓝、绿、金、橙。迎着沁人肺腑的海风在海滩上漫步,美丽的彩霞,欢笑的波涛,似乎都在我心灵深处悄悄地唱着歌。它歌唱着突尼斯的崛起,歌唱一个正直的小国如何勇敢地面对着变幻无穷的世界风云。在突尼斯市与苏塞市的采访中,我已亲身感受到世界各国许多的政治、经济、文化艺术等交流活动,都来这里举行。其开放与兼容性,正如这永不停息笑纳百川的地中海,赢得了全世界人民想往的目光。我一边浮想联翩,一边脱下鞋子,光着脚丫,踩着银色的沙滩漫步。迎面而来一位美丽的阿拉伯少女,身着鲜红的衣裤,头上裹着飘逸的白纱头巾。四目相视时,我有一阵前所未有的被电晕的感觉,那一对黑幽幽、明亮的、含着笑意的不可抗拒的大眼睛,是怎样的楚楚动人啊!  当我们用英语互相问候时,阿拉伯少女微笑着歪着头,竖起大拇指,一只大眼睛迅速地眨了一下眼,用英语说道:“中国人你好!”我兴奋地连声用英语道谢。望着少女远去的背影,我寻思着是否自己已经遇上了女神。听突尼斯文化部门的陪同官员介绍:突尼斯这个名称来源于腓尼基人所崇拜的“塔尼斯”女神。塔尼斯女神是一位美丽的女神,被誉为光明的象征,当地人认为女神能够给人间带来繁荣与幸福。后来,经过辗转传译,“塔尼斯”变成了“突尼斯”,并由城市名称延伸为国家名称。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图片 2

     
突尼斯980万人口中,阿拉伯人占90%以上。阿拉伯人一贯对中国人十分友好,在往后的几天采访中,我更加深了这种印象。一提起非洲,人们都会说:“赤道太热!”实际上并非如此。当我来到这座美丽城市之后,发现气候清爽空气宜人,平均气温25摄氏度。虽然最高气温达40多摄氏度,并且紫外线特别强,假如曝晒一个多小时,肯定脱一层皮,但你只要站在阴凉处,那凉爽的感觉完全不同;而当大地被黑暗覆盖之后,还有几分寒意呢。  

     
突尼斯位于非洲大陆北端,地中海南岸中段,而苏塞市是突尼斯著名的海滨城市,人口约12万,由于濒临地中海,成为旅游胜地。这里,既有保存完好的古城,又有得天独厚的海滨,还有建筑风格各异的建筑物。突尼斯海岸线很长,被称为“海洋之国”。在苏塞可看到,漫长而曲折的海岸上,银色的沙滩,像一条巨大的地毯,铺在湛蓝而又平静的海边;在沿海一线,阿拉伯雪白的圆顶建筑物,像草原帐篷搭在红花绿树之间,蓝天白云之下,显得格外幽雅别致。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