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雨季里的泰国典型的傍晚,中国的佛教徒多信仰的是大乘佛教

  对于这样一个已然让很多人兴味索然的国度,我依然怀着十二分期待,用晃荡在脚趾上的人字拖鞋和亚麻的波希米亚的套头衫,做自己的行头,为它,装扮成一个游荡的模样。按照一位前辈游侠的说法,这个叫做天使之城的曼谷,适合飘荡的游魂。

泰国笃信佛教,亦被称为“千佛之国”,那里佛堂遍地,庙宇林立。泰国的年轻男子都会出家一段时间,短则几个月长则数年(不知道这是否和泰国信仰的小乘佛教有关系)。小乘度己大乘度人,中国的佛教徒多信仰的是大乘佛教,普度众生。这让我忍不住想起马来西亚无处不在的清真寺,也想起希拉里那句中国是少数几个没有信仰的可怕国家之一。

  不过,这次有所不同。我一贯抵制俗套,却不经意以最典型的旅游团式的姿态踏足泰国。我一贯煞有介事标榜旅行而鄙夷旅游,如今却心甘情愿登上车身色彩绚烂的旅游大巴,汇入堵塞成习惯而演变成气定神闲的曼谷车流。不奇怪,什么事情都是这样,向南向北,到了极致也就相反。泰国或许是背包族的成人礼,也未尝不可是一个周末加上两天年假,扔开所有指南,不问任何攻略,携亲带口,把方向交给导游,时间都抛给日程,都因为去的是泰国,再通俗的路线,也会因为“泰国”,演变成充满趣味的过程。

图片 1

  飞机降落在曼谷机场的时候,正是雨季里的泰国典型的傍晚。地面湿漉漉,而空气里弥漫一种粘稠的质感。可以说是因为气候。实际上,我更愿意把这粘稠想象成这个国家以及即将展开的行程里,那些挑拨神经的信号,以及所谓“泰国”的印象与体验,混杂的,莫衷一是,却令人愉悦,在一片微笑的温婉之乡,如何不沉湎。

大皇宫

  大城古都 废墟上的欢娱

说到中国人没有信仰,前几天,有人敲门想和我谈论下安全感的问题,话匣子还没打开我便知道是个宣传基督教的,我便说我是中国人,我只信仰真善美,我是无神论者。对方很是无语,O(∩_∩)O哈哈~,说实话目前来说我很满足于我是一个没有信仰的中国人。好了,咱步入正题。

  比如,行程之一,在大城王朝故都的废墟里,在吴哥窟的光阴会恍惚着从覆盖着湿气的毛孔里钻出来。若干相似的符号,气度相去甚远,但是不妨碍遥想那部编剧拙劣但场面奢华的《暹罗皇后》里得到的古时印象,据说那电影是王室投资,王子执导。尤其让我兴奋的,是恰好在那里遇到的一批泰国中学生,或许也如我们瞻仰圆明园,泰国中学生们也在这一片数个世纪以前被缅甸大军一把涂炭之火烧成如今模样的废墟公园里接受爱国主义历史教育。我就发现,我的相机镜头很快脱离“到此存照”,变成螳螂后边的黄鹊,专事捕捉这些在废墟间穿着好看校服的泰国中学生们。数码相机和拍照手机,普及到如肆虐的海啸,夸张的电子快门释放声迅速覆盖整个废墟公园。我把这些年轻孩子以及他们的手拍实践,一同作为大城废墟的背景。那些几百年前灰飞烟灭的灵魂,有没有被这一片全球大同的声响所惊醒。你看,你看,哪里分得清,纽约伦敦巴黎东京香港上海,还有曼谷,全世界的孩子们,你追我逐,那么漂亮,健康茁壮,笑声里听不见天上沉重的铅云。

飞在曼谷上空时已经7点多了,这座城市已是灯火通明。最喜欢俯视城市夜景,一个城市的个性都在那点起的灯火间展现。就像北京的严谨,北京夜景就像灯火画出来的方格子,就像马尼拉的散漫,马尼拉的夜景真真像是星星点灯。曼谷的素坤逸路有点像深圳的深蓝大道,笔直而闪亮。但是在曼谷的素坤逸路那样与众不同,只有它闪着耀眼的的黄色灯光,孤独而骄傲的走向远方。

  大象表演 自寻天真的游乐场

下了飞机坐地铁来到离酒店最近的车站才8点左右,地图显示距离酒店不到一公里。我们去7-11买了个电话卡顺便问路。7-11的小哥画着很美艳的妆,火红的口红,大大的草莓耳环。我本对人妖有着浓浓的怜悯,看到他我却忽然意识到在他们看来或许打扮成一个女人才是他们想要的吧,人家很喜欢,也很自信的秀给大家看。从7-11出来,路上让我纠结性别的人实在不少,我觉得我秒懂泰国变性手术盛行的原因了。

  比如,行程之二,在东芭乐园的大象表演场,哪怕坐在一群群同胞里,敷衍完无聊的泰国歌舞表演,鼻子衔着尾巴,从大大象到小大象,兴高采烈鱼贯而出,仍然会立即让人觉得如此有趣。天真就这么回来了,用50铢换一串帝王蕉,先塞进自己的口,甜过上海超市里冰冻的花朵。然后再拿来跟大象的鼻子逗趣,那么长的鼻子,一个喷嚏都能吓你个半晌。然后大象会画画,画在Tee上,哪怕每只大象只知道画一个图案,也宁愿买它个一件,与此同时心甘情愿相信,未必能超越大象的智慧———大象相当于3岁的孩童,能把心智永远停在3岁,那是偌大的智慧。大象会投篮,中了,前倨后恭。大象会射门、助跑、起脚,简直身姿轻盈。大象会打保龄球,那鼻子一卷的功夫,看到让人心驰神往,空有两双手也断然练不到。然后大象来跟你合影,俨然纡尊降贵,大象们自玩大象们的开心,人呀你来掺和个什么劲。

在曼谷的街头绕了两小时依旧没找到预定的酒店,我忽然好想来那么一次没有预定行程的说走就走。买的电话卡也连不上泰国神奇的网络,我们只能不断的问路,路人说直走走过两个7-11右转在第3个7-11那……。曼谷人们神奇的指路方式实在让我大开眼界,也感叹这里确实100米之内必有7-11。

  就做一枚顺风顺水的旅行土豆

第二天一大早打车去大皇宫,我觉得相对于中国古建筑雕梁画栋的大气,泰国大皇宫的建筑实在过于奢华繁复,鱼鳞状的琉璃满满的镶嵌在佛塔式的建筑上。由于泰国笃信佛教,大皇宫内含玉佛寺,舍利塔,藏经阁等等,这里不仅仅是皇室的起居开会的地方,更是朝拜和举行庆典的地方。

  再比如,鸡肋的鳄鱼表演,张再大尖利牙齿的嘴,也没人真会以为把头摆进去的人会面临什么危险,但是,偏偏这人是个面目清秀神情爽朗的小女孩,不故做姿态挑拨观众恶作剧的期待,只那一脸阳光灿烂的微笑。

图片 2

  再再比如,芭塔雅显然没得跟海南亚龙湾酒店专属花园比的公共沙滩上,我自晾我那浮潜时被海胆割伤的脚,朋友自以拜物子弟沙砾淘金的精神逛那些成排的俗套的店。然后还有海钓,上得那结构最普通不过的木头船,可油漆成橘红,一时间夺人眼球,坎普得没心没肺。

大皇宫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