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形成奥里宏岛,蓝小玥看着自己的试卷

  从俄罗斯伊尔库茨克出发,向北再向东,经过三百多公里颠簸,车顺着山崖一转,迎面吹来一股清凉的风,贝加尔湖就在前面了:壮丽的湖面、清冽的湖水、苍老的古松……一切让人心醉神迷。但要想真正体会这个湖的神奇,就一定要到奥里宏岛。如果说贝加尔湖是西伯利亚的明珠,奥里宏岛就是这颗明珠的心脏。

永利app 1

永利app 2  升升降降的礁石岛

连载小说 第九章

永利app,  贝加尔湖的22个岛中,奥里宏岛最大,长约71公里,宽处有15公里。它位于湖中部偏北,在湖水最深处附近。

深蓝季风(目录)

  传说很久以前,这里一个岛也没有,湖中鱼类繁多,湖边林木茂盛。后来这一地区开始刮大风。整个湖像烧开的锅,大浪一直打到湖底,把沙石赶向湖边。一些沙石被湖底礁石挂住。年复一年,礁石逐渐形成又高又长的山,后被波浪慢慢抚平,就形成奥里宏岛。当地老人说,这个岛时高时低。因为整个岛在礁石之上,若礁石下的水清,岛就下沉些;若水有些腐坏,岛就轻微上升。布里亚特人刚来到岛上时,看到岛升升降降,以为是邪物作祟。

上一章

  遭遇贝加尔湖的风暴

文 / 悠依

  贝加尔湖非常深,巨大的储水量对周围气候影响很大。尤其在秋天,湖畔在零摄氏度左右,而周围山峰和盆地约零下30—40摄氏度,巨大气压差形成强大的风暴———贝加尔季风。贝加尔季风有8种,最强的是萨尔玛和库杜克。去年夏末,我在岛上沙滩露营,遭遇了库杜克风。一觉醒来帐篷里全是水,探出头去,狂风暴雨,天地变色,远处巨浪滔天。扎了20余根桩子的帐篷被风吹得眼看要飞起来。不远处,一个帐篷没顶住,倏忽消失在暮色里。那一刻,人在大自然的力量下战战兢兢,我们连夜撤到岛上的度假村中。第二天去宿营地,一片狼藉,一个帐篷也不见了。

月假结束后回到班上,同学们都在等待考试的成绩。早自习的时候,语文老师把语文和英语试卷发了下来。蓝小玥看着自己的试卷,刚好都是100分(总分是150)。她松了一口气,总算没白努力。过了一会,她听到周围有人在窃窃私语,“庄一颖语文和英语全班第一,这让我们怎活呀。完了,晚上要去找许明波谈话了。”

  萨满悬崖的传说

蓝小玥把头转向庄一颖的座位。庄一颖正低头修改试卷上的错题。

  奥里宏岛一直被视为北部萨满教的中心。据记载,萨满教始于史前时代,曾在亚洲范围广为流传,后与藏传佛教结合,在藏族、蒙古族和满族三个族群中盛行。萨满源于西伯利亚的通古斯语,意思是“他知道”。萨满(巫师)被认为有控制天气、预言及占星等能力。

中午放学的时候,许明波来到教室,他把数学和文综的试卷发给了学生。班上有同学叹气,“我还是先吃完饭再回来看吧,免得看完之后再去食堂饭连都没得吃了。”

  岛上的布尔罕角也叫萨满悬崖,是萨满教亚洲九大圣地之一。在布里亚特人的神话中,悬崖的洞穴里住着布尔罕神———贝加尔湖的统治者。附近湖边还有缠满布条的树,是用来祭拜布尔罕神的。

许风从两摞厚厚的试卷里找出了他和蓝小玥的考卷。他把考卷递给蓝小玥,“我们回去吃饭吧。”

  骑着马跑出沙滩去买菜

晚自习之前,许明波做了一件让学生们很讨厌的事情。他把月考的成绩表打印出来,贴在了教室门上。这样,其它班级的老师和学生就能知道13班的成绩情况了。有学生在坐位上痛骂老师不考虑学生的心情。蓝小玥走过去看了一眼自己的排名,33名,班级一共有85名学生。

  岛上原住民已无法考证,但据遗留壁画来看,早在1.3万年前岛上就有人居住。现在,岛上常住居民约1500人,大多在岛最北面的布尔罕角和呼日尔附近的村中。呼日尔供电能力较差,以从码头到村里的中心大路为分界线,今天这边供电,明天那边供电。没电的日子里,一些渔民就用小型柴油发电机发电,也有人乐得摸黑,偷得浮生半日闲。

晚自习蓝小玥回了画室,陈老师又不在。她想问班上的同学上周都画了些什么。

  岛上没蚊虫,也没危险动物。带着帐篷,走到风景优美的地方(这样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随时可安营扎寨。夜晚,躺在帐篷中,倾听涌动的潮声,看着满天璀璨的星斗,感觉身上浊气尽去。露营虽好,但这里沙滩面积很大,要想走出沙滩去买东西,要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很久。上次露营时,我是骑着租来的马从沙滩跑出去买菜的。

“蓝小玥,听说你考的不错嘛。”苑雅晴走到蓝小玥身边。

“还行吧,你呢?”蓝小玥看着自己的画板。

“我呀,不垫底就已经很好了。”

蓝小玥没有回应她,低下头继续画画。

蓝小玥看着静物石膏像画了很久,突然有个人走到她身边,她以为是苑雅晴又来找她了,她正想赶对方走,她抬头一看原来是陈老师。

“老师好。”蓝小玥站站了起来。

老师摆了一下手,示意她坐下来。

“你的成绩我看了。在许老师班上还算可以。如果高考能这样发挥考的话,美术学院肯定是没问题的。但是,这中间会出现什么状况谁都不知道。所以你还是好好加油吧。”陈老师对蓝小玥说。

“嗯,我会好好复习文化课。”


第二天下午最后一节课。许明波拿了一个商场抽奖的盒子到班上。“同学们。要换座位了。”

“盒子里面有85张纸条,分别写着1-85这些数字。从月考第一名的同学开始抽纸条。抽到什么数字就坐到数字对应的位置上。1号数字是教室正门的第一张座位,其余数字以此类推,你们明白了吗?”

学生们点头。台下不断有女生传来叹息声,“我好想和你坐在一起呀”,“万一分开了我们就去找别人换位置”等等小女生之间才有的情绪。

大红色的盒子看上出去非常喜庆,蓝小玥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值得伤感的。许风第一个走上了讲台,他把手伸进盒子,取出了一张对折了2次的纸,然后走下讲台让第二个学生上去。

其它的同学陆续走上前抽纸条,有个男孩在箱子里摸了半天都不肯把手伸出来,一旁有女生对她说你真以为这是抽奖能得冰箱洗衣机呀。男孩苦笑着回答说我只想抽到个好位置听老师讲课。等到最后上台的那位同学,他倒是真的在箱子里摸了半天,因为只剩下一张纸了,谁知道被之前的人弄到哪个角落里去了。

蓝小玥抽到的数字是16。教室第二排靠窗户的位置。许风抽到的数字是20。第三排的中间,既不会太靠前影响视力,也不会太后看不清黑板。蓝小玥把书收拾好,准备换位置。许风想帮她搬书,被她拒绝了。

蓝小玥搬到新的位置上,她的左边是一扇窗户。从窗户往外看刚好可以看到学校后面的那座山,原来学校是在这座山的背面。她把身子稍微再往下探了一点,就看到了一条水泥道路。就在这时,天空刮起了好大一阵风,因为教室两边的窗户都开着,流动的风让教室里的试卷飞了起来。

“蓝小玥,把你那边的窗户关一下。”班上有同学叫她。

“好的。”蓝小玥伸出双手,把两扇窗子拉了回来。可是窗子因为时间太久,拴子特别不容易拴住。她想找人帮忙,就把头转了过去。她一转头看到了庄一颖正在一旁整理书本。

“小颖。”蓝小玥叫她。

庄一颖听到声音把头抬了起来,“怎么啦?”她刚问完这句话就看到蓝小玥是转过头在对她说话,而且蓝小玥的手还放在窗户上。

“你稍等一下。”庄一颖对着后排的人喊了一声。“季宁航,过来帮个忙。”

季宁航走了过来。“学习委员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你是副班长我敢吩咐你吗?”她指着蓝小玥说,“这坏窗户你能想想办法吗?”

“你太看的起我了,我哪里长的像会修窗户的?”

“现在好像关不上了。”蓝小玥对她说。因为风力太大,蓝小玥只能拉着窗户的铁栓。因为太过用力,她手指已经沾上了褐色的铁锈,而且还有些疼。

季宁航走上前对蓝小玥说,“你放手吧,我来弄。”

“现在放手的话,窗户会被吹开的。”

“好吧,那你稍微松一点力。”季宁航又让蓝小玥把身体挪开,他把左手放在左边窗子的铁栓上,蓝小玥害怕对方力气不够还是不肯放手,季宁航看着她执着的样子觉得非常可爱。他伸出右手,放在了蓝小玥的右手上,蓝小玥拉着铁栓的手马上就放开了。

季宁航用力拉了窗子,终于把窗户给关上了。“这窗户天气不好的时候就不要开了。”他对蓝小玥说。

“看来副班长还是能为大家做点什么的,谢谢啦。”庄一颖对季宁航说。

“要是我直接就让窗子给吹破了。这样学校肯定会来修的。”季宁航说。

“那我们岂不是要先吹着风冻感冒?”

“杜甫有诗叫什么来着。我想起来了,是《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 ’。”

季宁航说完这句话,周围的同学都笑了起来。

“没其它事了吧?我要回自己位置上去了。”季宁航对庄一颖说。

“你赶紧走吧。”

“你这人,我好心帮你还赶我走。”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