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旅行中思考我的未来,东海岸的格局设置

  独自一人游历狮城,无论是旧爱如星洲米粉、炒稞条,新欢如黑椒炒蟹、亚坤烘吐司,寻常人家的司空见惯,在作为游客的我的嘴里,都像是一次次味蕾的艳遇。

刚过完春节那几天,我想给自己制定一个新年计划,我开始思考自己的未来,越想越迷茫,我发现自己每天忙忙碌碌,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忙碌。

  在我眼中,高级场所如文华、莱佛士大酒店的“金枝玉叶”固然可喜,但横街串弄偶尔邂逅的“小家碧玉”,却也有一番道不尽的惊喜趣味。若能在最合情合理的地方品尝到最出乎意料的美食,则最让我欣喜若狂,日后惦记起来,难免牵肠挂肚,脑里的美味回忆,简直可以嚼进嘴里。

我很想一个人去旅行,在旅行中思考我的未来。对,去远方,说走就走。

  黄金海岸品“香辣蟹”

车站买票的人很多,排了很长的队伍,终于轮到我了。

  为解旅途乏闷,我总喜欢带本轻松好读的“绘本”在身边,这次去新加坡的东海岸(eastcoast),却发现“麦兜”故事中的“马尔代夫”变成了现实:这里是无钱或者无闲的父母带着孩子共享天伦的“异国”天堂。有时也会看见一群年轻人拉伴结伙而来,花十几块钱在海边租个帐篷,便是又一个良宵花弄月。因此,东海岸的格局设置,也处处迎合着年轻贪新鲜的口味:价格低廉的小酒吧、叫卖沙嗲的路边摊(有点像我们的羊肉串)、快餐店……在那里,有全亚洲都为数不多的24小时营业麦当劳。

售票员长得很漂亮,看上去读过一些书,我觉得如果我拿出点文艺范,她应该会喜欢上我。

  一心要尝星洲特色的我,自然不会满足这种“小儿科”。踏进宿营地不远处的黄金海岸“海鲜城”,只见食肆临海一字排开,奇怪的是,每家店的“招牌菜”,却都写着“黑椒炒蟹”——椒是黑胡椒,蟹是斯里兰卡蟹。

“我要买一张去远方的车票。”

  老板见我孤身一人,便好心地建议只需点此一味足矣,而且还特别关照要“小只”的。等蟹端上桌,才发现,整只蟹的确不是一个人可以轻易消受得起:青色的斯里兰卡蟹与瘦骨嶙峋的“红花蟹”不同,因为生长在寒冷的深海中,肉质异常紧实肥厚,几乎挤爆蟹壳。我点的虽说是“最小只”,仅身体也有两个巴掌那么大!心里想着“吃不下”,可尝上一口,却又是欲罢不能:浓郁呛辣反衬着蟹肉的细甜,鲜辛与腴硕在口间交织。吃得颊齿留香不算,胃里也满是踏实,一个词——舒心。

“对不起,没有远方这个站。”

  听老板介绍,这其实是一道马来西亚菜,却因为在新加坡受到了不一般的礼遇,就摇身一变成了当地特产。难怪常有上海人喜欢一气买上三五个,山长水远地运回来,当作比“异珍香”肉干更稀罕的厚礼。

她面无表情,完全对我的气质无动于衷,这让我有些意外。

  也看到当地的小情侣,打了包地把“香辣蟹”带回营地,躲进帐篷里细细品尝。把螯对月,眼前一片波光粼粼,且听涛声风吟,快活惬意不在话下,羡慕煞了我这等旁人。

“好吧,那你给我随机选一张。”

  与动物共进早餐

“机选?你想500万想疯了吧?卖彩票出门右转。”

  人在途中,万事从简。特别是本来就不怎么重视的早餐,最好能免则免。但在新加坡,我偏偏要在天光未亮时就匆匆起身,赶往前一天预定好的地方吃早餐——第一天在新加坡植物园,第二天则是国立动物园。倒非佳人有约,与我同桌共进早餐的,其实根本连个“人”都不是——植物园的露天餐厅“姜”坐落在一片热带植物丛林中,在赤道艳阳天关照下本来就长得夸张的花花草草,经过园艺师的精心培育,更是遮天蔽日,让我在没有空调的室外,也能感到习习凉意。坐在这样一片飞红滴翠中吃早餐,简直有着把晨露和着初升的嫩阳一并吞下肚去的酣快。

哎,这就是差距!跟这些没有梦想的人,完全没办法沟通。

  相比之下,在臭烘烘的动物园用膳,听来就好像没那么让人神清气爽了。其实不然,动物区和餐厅相隔甚远,又加上苦心栽培的一圈兰花芝草,餐厅里也暗香浮动。偏有观光客不领情,宁可抓过两片干面包就跑去看大象冲凉洗泥浴的,在脏兮兮的泥潭子旁边甘之如饴。

“最远的车票能买到哪?给我来一张,这回懂了吧?”

  不过,我是为了早餐时候的动物表演而来:乖巧的浣熊坐在身边,及时递上纸巾;大胆的猫鼬就踩在我的鞋尖上,站直身体,可怜巴巴地乞求一颗花生米;黑猩猩盘坐在不远处的树端,一脸满足地剥香蕉;而触手可及的地方,则盘踞着一条数米长的银白色的大蟒!虽说看得我胆战心惊,但好在只是有惊无险。

售票员递给我一张车票,是到北京的。

  听说,更有喜好猎奇的人,选择在距离国立动物园不远处的野生动物园用餐,隔着看似薄薄一片的玻璃墙,竟是狮虎自在徜徉的乐园!名副其实的虎视耽耽。

北京不错,政治文化中心,我去熏陶一下也好。反正从北京再去别的地方也方便,不会像我们这种小地方,不仅交通闭塞,而且人的素质都像这个售票员一样,俗不可耐。

  总理的私房味

我跟售票员礼貌性告别:老妹儿,加个微信呗!下班哥带你玩去。

  无论是高级餐厅或一般饭店,新加坡食肆大多是半露天的设计,客人也乐得坐在湖畔树下充当风景。

售票员委婉的说:滚犊子。

  特别是入夜时分,阳光刚刚收敛锋芒,露天席即告爆满。不过,坐在那里吹风晒月亮的多半是老外,当地的华人悄悄告诉我,视苍茫大地如巨型厕所的鸟儿们,可没有那么多的浪漫风雅……更多小店,则只草草围了个方寸空间,摆上三五个座位就开始经营,厨房账台都老实不客气地露在外面,任人对大师傅评头品足。种种简陋让我觉得,连上海街头的“金师傅”馄饨都比它们上档次得多。这样的小饭馆在诸如“小印度”或者唐人街“牛车水”上比比皆是,但用抓钱的手立即抓食物塞过来的架势,却也叫人心惊肉跳。因此,总是忍痛错失这种当地人“不足为外人道也”的乐趣。

这素质,伤心啊!走了。

  这次偶尔路过“亚坤”咖啡,实在抵挡不住面包和椰子的热香,看它“模样”还算周正干净,虽说街边小店总让我犹豫,但最后还是挡不住馋痨虫,被诱了进去。

火车缓缓驶入站台,我很激动。火车虽然常坐,但说走就走的旅行毕竟这还是第一次。我有些担心,因为前几天算卦的说我有桃花运,我担心万一算的不准,我这不是白来了!

  点菜时照例要“参观”一下邻桌的内容,可让我吃惊的是,大小近十张桌子,却无一例外地只摆着一件东西:烘面包片。菜单上用中文歪歪扭扭地写着“加椰面包”、“红茶”,别无他物。听说这也算是新加坡的“老字号”(五十多年历史在新加坡就是老字号),其貌不扬不算,难道凭这点寒碜,就能在全国开出几十家连锁?

怀着忐忑的心情,我上了离我最近的一节卧铺车厢,然后又被赶了下来。

  等到美味到嘴,才晓得老字号确实不是浪得虚名:飞薄的面包片被烤得喷香干脆,浓郁的椰香从每一粒碎屑中溢出,配上内心冰凉、外层却已融化的黄油夹馅,滚热中混进一丝凉意,十足冰火两重天。

原来那个售票员给我打的是硬座票,哦买噶!26个小时,坐到北京不得累死我啊。

  据说,这里是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的至爱,常一个人悄悄跑来,不动声色地点上份吐司配红茶,坐在一角悠悠地吃。而我在“亚坤”的墙上,也看到了各种签名照,都是专程慕名而来的明星和各界名流。在诸多熟悉的名字当中,还有“朱?基”三个字,有照为证,看来这儿还真是颇受总理喜爱的“私房味”呢。

来到硬座车厢,一股浓烈的泡面味扑鼻而来,我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个味,太烦人了,搞的我都饿了。

找坐吧,车厢人真多啊,很多人都没有座,看着都可怜。以前我坐火车如果买不到座,都会在上车之前买一箱杏仁露,既能用来坐,又可以喝,喝完放进箱子里还能接着坐。

今天我的这张票有座号。运气好,没办法。

翻山越岭,终于找到了我的座位,一位魁梧的大汉正坐在我的座位上喝酒。我拍拍他说:大哥麻烦让一下,这是我的座。可是万万没想到,她把脸转过来竟然是个女的,一脸横肉。恶狠狠的瞪着我说:你管谁叫大哥呢!说着拿出她的车票往桌子上一拍,这是我的座,你上一边找你座去。

吓死我了,我赶紧低着头走开了。找个地方仔细看了一下我的车票,对啊!那个座位号确实是我的啊!

我想回去看看那个胖女人的票,但是又有点不敢。一个女人怎么能这么凶啊,而且还在车上喝酒。如果她有网名的话,我想她一定叫铁锤。

没办法,硬着头皮哆哆嗦嗦走回去,铁锤……额……不是……大姐我能看看你的票吗?我确实是这个座位,会不会是你搞错了。

铁锤一手拿着香肠,一手拿着白酒,斜眼看着我说:把你票拿来我看看。那语气好像是说,等我看你要不是这个座位,看我怎么锤死你。

铁锤看了看我的车票,哈哈笑了起来,小伙子,你是靠窗,我是外边这个座,年轻人你得多读书啊,要不然自己座位在哪都整不明白。还说我坐错了。哈哈哈……你进里边吧!

我心里默默说,明明是你一个人占了两个位置好吗?

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我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因为太挤了,铁锤的体积实在太大,我感觉自己好像被砌在了一堵墙里面,呼吸都很困难。

当时的情况基本就是这样的:

图片 1

这就是说走就走的旅行吗?我的心情很压抑,本来还希望能有点艳遇呢,这回完了。

不过,我仍然抱着一线希望问铁锤:“大姐,你到哪下车啊?”

铁锤点了一颗烟说“你到哪啊?”

我自豪的说,“我去远方。”

铁锤抽了口烟说,“我到终点。”

在那一刻,我觉得我的整个人生崩塌了。

图片 2

铁锤对面坐着一位猥琐的大哥,正眯着眼睛看着我笑。我灵机一动,对他说“大哥,我有晕车的毛病,尤其是这样反方向坐着更严重,你看看能不能跟你换个座位,我这里靠窗,很舒服的。”

大哥非常有同情心的说,“是吗,晕车最难受了,我以前也是……”边说边站了起来。

我高兴坏了,真是碰到好心人了。

大哥站起来,从兜里掏出一片口香糖递给我,“来,兄弟,嚼上就不晕了。”然后又坐下了。

我。。。。

时间真难熬啊!我以为小半天过去了,看看表发现才过了一个小时。

盼望着,盼望着,铁锤的酒终于喝完了。终于不用再受白酒配香肠的味道折磨了,身体还是被挤的很难受,但是至少鼻子可以呼吸点新鲜空气。

可谁成想,铁锤居然拖下了鞋。

哎呀我去!这酸爽。。。

对面刚才偷笑我的大哥,正对着铁锤的脚,这会儿也被熏的直翻白眼。

哈哈,让你幸灾乐祸,让你不跟我换座。

我对铁锤说,姐,坐火车伸不开腿最难受了,你把脚放在对面座位上,这样伸直了特别舒服。

铁锤似乎早有此意,嘴里嘟囔着腿都肿了,顺势就把脚放到了对面大哥的旁边。

大哥气得一下站了起来,对铁锤说,“哎,你……”

话刚出口,铁锤眼睛一瞪说,“出门在外都不容易,互相担待点,别找不自在啊!”

大哥也怒了,哎呀我这暴脾气,告诉你好男不和女斗,和谐社会把你给救了。

铁锤听了刚要站起来。大哥转身就走,“哎呀,我肚子不舒服,上厕所。”

看着猥琐大哥消失在人群中,我心里暗自高兴。可是不到10分钟,我就高兴不起来了,因为铁锤打起了呼噜,睡着了,而且是靠在我身上睡着的,我推也推不动,躲又躲不开。想想还要再忍受20几个小时,我真是跳车自尽的心都有啊!

又过了大概1小时,火车开始减速,广播里传出报站的声音:“列车前方到站佳木斯车站,请下车的旅客提前做好准备……”

铁锤醒了,穿上鞋,开始收拾东西,我心中暗喜:“大姐你要下车啦?”

“对,我到家了。”

“你不是说到终点吗?”

“我若下车,便是终点。。。难道只许你去远方,不许姐到终点啊!告诉你,姐做文艺青年的时候,你还穿开裆裤呢!”

“佩服,文艺姐,后会有期。”

终于走了,我突然有种刑满释放的感觉,想到接下来的旅途中,可以独享自己的座位,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

起来活动活动吧,这一站下了很多人,车厢空了一半的座位。

上车的人也不是很多,一个刚上车的姑娘正在跟下面的三个男生告别,看得出下面的男生都有些恋恋不舍。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