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是一个各色人种混居的城市,在市中心遇到10个行人,起码有5个是黑人或者亚洲人,在旅游景点就更不必说了。不过,伦敦也有本土味道十足的地方,比如位于西南郊区,被联合国指定为世界文化遗产的英国皇家植物园———邱园。

2016年10月23日。听朋友们说今天有个苏格兰storytellingfestival在植物园进行,大体意思就是他们当地人会讲一些故事,通过口述的方式传达给游客。形成一种文化的传递和传播。于是我就跟大家一起去了。起初并没有觉得这是一次多么收获满满的旅行,可是真正去了才发现,真的非常精彩。虽然我对他们讲的童话故事没多大的兴趣,但是植物园里的花朵和景色还真是挺好看,我又一次很明智的背上了定焦镜头和长焦镜头,出行之前我还在纠结,用不用背上长焦镜头,纠结再三还是背上了。果然,长焦镜头又一次证明了它的实力。由于我现在在爱丁堡上学,所以去这里游玩非常方便,坐公交车很快就到了。同样我们还是在王子街转车,今天出着太阳竟然下了好几次雨,虽然不是很大的雨,但雨水把气温洗的非常低,整个街道都很冷。

  植物园保留着“皇家血统”
  想象中的植物园应当是一个很清幽雅致的去处。不想,进门看到的邱园竟然是一望无际的草坪,树木高大,道路宽阔,

图片 1

  亭台依稀。邱园占地面积相当大,光是大型的温室就有好几个,还有人工湖和若干宫殿的遗迹,加上一处处景观园林和流经旁边的泰晤士河,要把整个邱园走遍差不多是个远足的功课。

公园里这样的落叶情景数不胜数,到处都是满地的落叶,五颜六色,落英缤纷。我降低了视角,放低了相机来记录下这些落下的树叶。恰巧阳光从树叶间隙投下细碎的光影,整个草坪都沉浸在一片安静的气氛中。好像落叶已经在那里。

  说邱园是英国的“皇家”植物园,其实也并非特别确切。事实上,邱园所在的这片土地是由两个从前的皇家园林合并而成的,不过土地早就由皇家捐献给了政府。所以这个植物园现在归英国政府所有,只是在名称上保持着“皇族血统”,细想想也算是英国特色。

图片 2

  作为世界上收集植物品种最多的植物园之一,邱园的花木大多颇有来历,个个挂着说明自己身份的小解说牌。这里很多古老树木的种子是大名鼎鼎的英格兰航海探险家库克船长当年出海带回后送给王室种植的。漫长的时间过去了,这些植物早已不是被劫掠的“异乡人”,而是数代的“移民”了。

再插进一张落叶的图画,这种静谧的感觉如果不是亲临现场的人,根本就体会不到。

  150多年前的植物大聚会
  实际上,邱园里的很多植物在今天世界各地的植物园里都已经拥有。不过,这些如今并不新鲜的东西,在150多年前的伦敦汇聚一堂,则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图片 3

  1848年,英国正值国力鼎盛之时,在优美宁静的皇家植物园里,作为英国人战利品搬运而来的热带棕榈树,被安置进了一座通体透明的“宫殿”,这就是游客进门后看到的第一个温室———棕榈宫。

这是我最喜欢的图片之一。背景干净而纯洁,清晰的背景将主体凸显了出来。但是很遗憾我并没能记住这朵花的名字。

  经过了门口的石狮子,沿着棕榈宫的螺旋扶梯盘旋上到二层,手扶白色的维多利亚式铁栏杆仔细欣赏椰子树的顶部,不仅令人恍如置身热带,更有一种不知今夕何夕的感觉。这座棕榈宫有一个姐妹建筑,名叫水晶宫,曾是1851年伦敦世界博览会的主会场,完全仿照棕榈宫所建。当年世博会的盛况如今还留在海德公园地铁站的壁画里。

图片 4

  浓缩各地气候的“小世界”
  即使在100多年后的今天,邱园也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植物园,若干座功能不同的温室模仿了世界各地的气候情况,从沙漠到雨林应有尽有。我认识的英国人大多热衷园艺,不知道是否与这个国家很早就有植物园有关。尽管不是周末,但拖家带口到邱园观赏植物的游客让公园人满为患,而且很少有人拍照,多数人是在仔细观察那些千奇百怪的植物。

植物园里面的花朵其实特别的多,颜色也各不相同。选择这朵花的理由是它颜色非常纯净,但是这朵花的味道并不是很想,而是有一点姜的味道,有些刺鼻。因此我并不是很喜欢它的味道。不过有颜值就好啦。

  和管理员聊了聊,才知道邱园的夜晚都有活动:在荷花盛开的时候,小孩可以穿上小雨靴站在水边,用手灯一朵朵地观赏睡莲晚间的开放,家长以此教会孩子们去欣赏那些细腻的自然景象。一年四季,植物园里都有用不同系列的花命名的活动,如“蓝铃周末”或“郁金香周末”。即使在冬天,大家也可以观察藏在树皮下面的嫩芽,体验冬天里生命特有的乐趣。

图片 5

当然还有各种各样的花。

图片 6
图片 7

头一次见这么大的松塔!够小松鼠吃一个星期了吧?

图片 8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