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上从巴黎开出的TGV特快列车,其实霞慕尼尽管没有了雪

勃朗峰(Mont
Blanc),欧洲的世外桃源

霞慕尼,这个位于阿尔卑斯山中,在法国、瑞士和意大利交界处的小镇,因了阿尔卑斯山的最高峰—勃朗峰而闻名天下,两年前女儿就想要带我去看看,说是看雪、看山看冰川,可偏偏我怕雪,一到雪地上就紧张,越紧张就越摔,担心把我这把老骨头摔坏了得不偿失,所以一直没敢去。这次女儿又提起要带我去,给我讲了一堆如何如何地美,说不去有点遗憾。最终下决心去!我们于2017年2月23号一早从伦敦飞往日内瓦,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在机场大厅找到提前网上订好的去霞慕尼的BUS,一个来小时就到了我们预定的宾馆(宾馆提前很早就定下了,据说定晚了很难找到宾馆),办完入住手续,出来坐上公交BUS去到镇里吃了午饭,霞慕尼的四天之旅就正式开始了。

  坐上从巴黎开出的TGV特快列车,车窗外风景交错闪回,因为抓不住瞬间,所以视而不见。此行终点是霞慕尼(Chamonix),一个被英国诗人雪莱形容为人间天堂、世外桃源的法国边陲小镇。车过里昂后,要换乘城际快车,而最后一段还要换乘一辆全景观光列车,车行时已能从四面通透的玻璃窗中看到远方白皑皑的阿尔卑斯雪山。

图片 1

图片 2
 

霞慕尼镇,在一条山谷中,属法国领地,但它一端距日内瓦86公里,沿着山谷从另一端出去,半个小时的火车就达到瑞士境内。据说1860年拿破仑三世和欧也妮皇后被这冰和海的魅力所吸引,在60个向导的带领下,带着100多头骡子到霞慕尼进行探险,后来日内瓦与霞慕尼之间便修了一条可供大型马车通行的路,1901年修通了火车,1924年第一届冬奥会便在这里诞生了。据说每一年的这个季节,霞慕尼被冰雪笼罩着,仿佛仙境一斑,但今年没有了这番美丽景色,整个冬天少雪,山角下已经看不到雪。气温还偏高,我们到达的当天艳阳高照,最高温度达到了16度。我们来到游客服务中心,打算买登指针山的缆车票上山看勃朗峰,被告知山上风大,缆车停运了,女儿决定整个下午参观霞慕尼,其实霞慕尼尽管没有了雪,但美丽依旧,被高山揽在脚下,山间小溪从中间穿过,各式不同风格的建筑,商店,饭店,甚至还有赌场,所有城市的功能一应俱全,街上熙熙攘攘的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和滑雪爱好者,共同构成了一幅幅美丽而又独特的风景。

  初到霞慕尼,眼前景象与我之前的想象迥然不同,以为知名度如此高的冰雪小镇虽然不比巴黎繁华,但至少也该摊肆林立、车马暄腾。可它实在太静了,雪山白璧反射的金光把镇子照得通透清澈,如同圣诞老人用白雪覆盖的礼物。镇子里的唯一声响来自于一条穿城而过的大河,河水被溶在里面的矿物质染成了淡绿色,可它的奔腾咆哮却把镇子衬托得更为安静。

图片 3

  第二天一早,朝阳把身上和心里都照得暖洋洋。跟着人流,很快就能到达通往南针峰的缆车站。南针峰是普通游客所能抵达的最高点,在峰顶的观景台能获得仰视勃朗峰的全景视角。而这里也是攀登欧洲最高峰的起点,很多登山者正是从这里迈出向雪域雄峰进发的第一步。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南针峰缆车分成两段,第一段终点是个半山腰的咖啡屋。随着缆车迅速爬升,霞慕尼也在眼前迅速变小后退,轮廓也逐渐显现。原来小镇建于两山之间的山谷平地,鳞次栉比的木屋都不高,6层已是极限。乘坐第二段缆车时霞慕尼已在视野中完全消失,雪山的白和天空的蓝成了天地间唯一的颜色,它们仿佛被缝合在一起,其间没有一点余地。

图片 7

  抵达南针峰后,必须拿着地图才能不在复杂地形中迷失。山顶基地分成两个部分,中间用索桥连接。一头是缆车站终点,另一头是观景台和登山路线的起点。看到一对年老夫妇坐在地上喘气,马上有工作人员送来氧气。原来这里的海拔已经接近4000米,容易引发高原反应。

图片 8

  当观景台的大门打开,眼前即是一片让人目盲的世界。大家指认着远方一座座雪中巨人,而鹤立鸡群的无疑就是那海拔4480米的勃朗峰了。此时天地间一片洁净,没有云也感觉不到风,两只雄鹰在雪山之间飞翔,我张开双臂,也像雄鹰一样啸叫,旁边有人侧目,可我并不在乎。

图片 9

  看到远方通往勃朗峰的白色山脊上有几个蚂蚁一样的黑点慢速移动。他们是意志最坚定也最纯粹的登山者,虽然每一步都很艰难,但仍一步一步向前迈进,而一旦登顶成功,生命中就又多了一个刻骨铭心的辉煌瞬间。

图片 10

图片 11.jpg)
 

图片 12

  从南针峰还有一段延伸的缆车线路。缆车架在两座山峦之间,中间只有一个支点,下一站已是意大利地界了。与乘坐飞机火车穿越国境线不同,恐怕只有在霞慕尼,才能获得乘坐缆车过境的非凡体验。

图片 13

高山徒步,回头也有风景

图片 14

  从南针峰回到中途的咖啡馆,要一杯咖啡,一边暖手一边暖心。短暂休息后可以由此徒步前往霞慕尼第二大景区——梅尔冰原。这条徒步线路景观密集,用移步易景形容也不过分,从大雪山到乱石岗,从冰川溪涧到山花野草,总有一种风景让人眼前一亮。

图片 15

  路上会与各种人狭路相逢——牵着大狗的登山者,一排秩序井然的日本老太,背包里插满鲜花的“采花大盗”。看到最多的是情侣,或者一前一后或者并肩而行,无论花样年华还是耄耋老人,都携手相伴,看着让人羡慕。一路上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法语的“您好”,开始还被动应答,后来则主动问好,总能看到随着这轻声问候开出一张如花的笑脸。

图片 16

  有时突然转过身,身体竟被僵住,因为回头的风景与眼前所见截然不同,此时那高耸的雪山在云际间若隐若现,是与在观景台上眺望完全不同的景观。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其实同样一座山在不同视角让人所获得的美感都不相同。

图片 17

  路边看到一座座用石块堆成的石塔,很像我国藏区的玛尼堆,也随手找来一块轻放于塔顶。又看到路边草丛中有两只鼻涕虫缓慢爬过,还看到几只个头巨大的蜗牛,在咀嚼着新鲜嫩叶。个头更大的动物还有阿尔卑斯大角山羊和山地野驴。野驴懒洋洋地躺在地上晒太阳,会让人联想起天津的一款特色小吃。

图片 18

  3个小时的徒步旅程在美景相伴下倏忽即逝。就在每个转弯已没有更多惊喜,即使回头也没有奇迹发生的时候,突然眼前又出现了让人神魂倾倒的景色。是大海,却被造物主整个冻住,虽然喑哑了涛声,却没失去浩瀚的气势,仍旧席卷万物地铺展开去,从视线尽头出现又在另一尽头消失。这就是阿尔卑斯第二大冰原——梅尔冰原,冰原融水最终流向塞纳河,汇入大西洋。

图片 19

  有交错运行的缆车可以让游客走入冰原内的冰洞参观。里面用文字图片介绍了冰原的形成和即将消融的未来,冰洞内潮气湿重,冰水顺着冰凌嘀嗒嘀嗒地打到头发上眼睛上。据说这条静止的海洋每年会以1米速度移动,冰洞每隔两三年就要重建,所以在淡蓝色的冰海上能看到密布着一个个老去的冰雕博物馆。

图片 20

图片 21
 

图片 22

  从梅尔冰原不必原路返回,这里有观光火车可以把游客直接送回霞慕尼。车身被涂抹了一层火红的颜色,这在绿色弥漫的山林中显得非常乍眼。虽然这两种颜色的混搭在中国会被认为俗气,而法国人却觉得这很时尚。红蜥蜴沿着阿尔卑斯山麓蛇形行驶,下午四五点钟的太阳,照得心情也很灿烂。

图片 23

霞慕尼镇,一时静谧一时欢腾

图片 24

  南针峰与勃朗峰在霞慕尼同侧,而在另一侧的布雷峰(Brevent)能看到雪山与小镇一起出现在取景器中。除此之外,在布雷峰顶还能看到一面高原湖泊,无论湖水的面积和形状都很像藏南高原之巅的神湖拉姆拉错。只不过面对后者我能看到自己的前身今世,而这里的湖水显然少了一点灵性。

图片 25

  下山后天色已近黄昏。一下明白了为什么霞慕尼的白天异常安静。原来这镇子似乎没有太多本地人居住,而卷着大包小裹的背包客、扛着雪板雪鞋的滑雪客和缠着绳索手握冰镐的登山客构成了小镇居民的全部,而白天时大家显然都不会在镇子里逡巡,而一到夜晚这里就成了嘉年华。爱尔兰酒吧、咖啡馆、餐厅、户外用品店、超市,到处摩肩接踵。

图片 26

  小镇中心的广场也不例外,而挤在狂欢人群之中的还有两尊塑像。一个卷发,绅士派头十足,而在他旁边的那个人身上缠着绳索,两个人手指的方向自然都是那高高在上的勃朗峰。绅士是个医生叫做帕卡尔,另一个是帮他成功登顶的水晶矿工巴尔玛。在人类历史中是他俩第一次将勃朗峰踩在脚下。

图片 27

  一定要找家正宗法式餐馆犒劳这一天的疲惫。其实晚餐地点的选择可以随便一些,毕竟能在老城安家落户,味道一定不差。但点菜时可不能马虎,其中有两道必点,一道法式焗蜗牛作为开胃菜,另一道是奶酪火锅。前者特色是6只蜗牛里有3只的壳已被烤得酥脆,和里面的蜗牛肉囫囵着一起吃,那种外酥里软的口感如同吃了一块夹心巧克力。奶酪火锅是把3种不同奶酪在白葡萄酒中煮化,再配上香肠面包一起食用。不过这道菜味道很重,食客的评价也十分两极。

图片 28

  夜上浓妆,霞慕尼也慢慢妖娆起来,这里的繁华不亚于巴黎拉丁区和纽约的SOHO,华丽的夜生活也成了您来此旅行的又一个理由。

图片 29

图片 30

图片 31

图片 32

镇上最多的就是宾馆,饭店和商店,这里有各式餐饮,有中餐,日餐等,当然以本地餐饮为主,据说最有名的当属奶酪火锅,是用几种特制的奶酪当汤料,其它就和咱们的火锅一样,有涮羊肉的,还有其它的,一人一个小锅,本想去品尝一下,但听说你吃上几口以后就会感到顶的慌,别忘了那可是奶酪!又是晚上,本来就吃不下,所以没敢去尝,最后选择还是吃沙拉,法国的沙拉我很喜欢,总的来说法国人做的饭比英国人的好吃。吃完饭我们溜达着回到宾馆,结束了第一天的旅程。

根据天气预报,第二天霞慕尼山上下雪山下下雨,气温下降10度,如果这样就只能呆在宾馆了。本来计划是要去徒步登雪山的,虽然不会滑雪,总也该去体验一把阿尔卑斯山的雪吧。早上起来一看也没怎么下,雨基本上停了,我便沿着宾馆旁边标注的步行道一路向山上走去,走了一个多小时,路上根本没有雪,直到半山腰才看见雪了,山上任然有人家。抬头向山中望去,雨后的大山被雾气笼罩着,有着另一种意境。

图片 33

图片 34

图片 35

图片 36

图片 37

图片 38

一看不下雨了,我们决定立即
出门去上山,咨询宾馆服务员,被告知这一带的步行道今年都没有雪(霞慕尼有许多的步行道,在入口处都有标注,上面有这条路线的行走时间,通常情况下游客可根据自己的时间安排来选择路线),说得到旅游服务中心去问问,因为他们每天都有向导带着人行走,知道哪条路有雪。可当我们到服务中心的时候快中午12点了,人家下班了,要2:30才上班。好在女儿机灵,查到了他们大致的行走方向,决定我们也朝那个方向走。我们立即去找了一家体育用品商店各租了一双雪耙子和一副登山杖,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这里的体育用品商店最大的业务就是租赁,所有装备一应俱全,租赁业务一派繁忙,估计只有那些个滑雪高手们是自带装备。雪耙子费用不高,我们晚上还的时候只收了每人6欧元,最主要的是不宰客,我们后来又租了一次,是头天晚上租的,说好租一天,但我们第二天中午去还的时候人家也只是收了我们半天的钱—6欧元,我为他们的诚信点赞!

装备齐了,我们乘上小火车朝另一个方向出发了。霞慕尼的交通非常方便,有许多公交,还有火车,至于交通费用,其实是包含在宾馆费用里面了,不需要单另再买,但要记得向宾馆服务台要乘车卡,乘坐公交车和火车时出示一下即可。

图片 39

火车一路向南行驶,穿过一座隧道,大约半小时时间,到了我们要下车的地方

图片 40

这是一个漂亮的小镇,比霞慕尼海拔要高,镇上有了积雪,旁边的雪场上有供儿童玩耍的地方,但我们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又不敢冒然前行,同车下来的乘客几乎都是来滑雪的,与我们不同路。突见一个老者穿着雪耙子走来,女儿赶忙上前打探,得知我们也要登山,便叫我们跟随他好啦。我们跟着他一路往大山深处走去,路越来越难走,好多地方还很险峻,走得很慢,可人家好像走的不是雪地只是一条山路而已,走一段就得停下来等我们,一直翻到了山那边,告知要原路返回了,叫我们要格外小心,说下山更难走。一路提心吊胆,在向导的带领下终于平安到了山下,得知向导是个法国人,从巴黎开车过来的,第一天登山,然后就开始滑雪了,他们基本上每年都来霞慕尼住一个礼拜。一看时间往返用了四个小时多一点,当时已经过了下午六点钟,他告诉我们回霞慕尼的火车刚走4分钟,下一班火车要等一小时,说开车捎我们回去,让我们好感动,今天碰上活雷锋了。这一天,真正地体验了一把雪,第一次在雪地里行走了那么远,让我在紧张,兴奋,和感激的心情下度过了难忘的一天(说起“难忘的一天”,就让我想起了77年的高考作文题目,我也是写了一个让我感动的日子,结果跑题了,没及格)。

图片 41

图片 42

图片 43

图片 44

图片 45

图片 46

图片 47

图片 48

图片 49

图片 50

图片 51

图片 52

图片 53

图片 54

图片 55

(这是向导的车,送我们下车后我赶紧拍了一张汽车远去的背影)

图片 56

图片 57

霞慕尼的第三天是最主要的一天,计划这天要去看蒙坦威尔冰川(Montenvers-
Mer de Glacé
glacier,这是阿尔卑斯山的第二大冰川)和勃朗峰。早早起来吃完饭就去镇里买票,看冰川要坐爬山齿轮小火车,这个车乘车卡不好使,得专门买票,单独买35欧元,但如果买一天的通票62欧元,包括所有的缆车都可以乘坐(上指针山的缆车单买60欧元)
。这里的景区没有门票一类的,只有这个票。又分一天,两天,三天和一星期票,个人根据需要购买。我们买好票找到齿轮火车站(在霞慕尼火车站后面,从火车站左面天桥过去既是),

图片 58

图片 59

乘坐10点钟第一班车上山了。这个车运行时间10:—16:00,根据客流量中间每30分钟或20分钟一趟。这列火车线路耗时10年建成,于1905年正式通车,从山底向上爬行1000米高度,一路穿过森林,隧道,岩石,高架桥,最终到达1913米的终点站,耗时20分钟。这里可以看到法国著名的冰川—冰之海就在你脚下深处。下了车再坐缆车往下行,然后步行420级台阶下到冰川上面,在不同的台阶上面有不同年份冰川的位置,按介绍,现在的缆车站是1985年冰川的位置,可见冰川消融的速度非常快,有专家预测,到2050年,整个阿尔卑斯山的冰川都将消失殆尽。现在的冰川上面有人工凿的冰洞,洞中展示着这个冰川的历史和变化。

图片 60

图片 61

图片 62

图片 63

图片 64

图片 65

图片 66

图片 67

图片 68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