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铁成是个幽默的“年轻老头”。说他老,是因为他的实际年龄已逾71岁之高,在长达近三十年扮演周总理的艺术生涯里,他曾给中国观众无数次成功地再现了一代总理的音容笑貌;而说他年轻,一方面因为他看上去依然相当硬朗、有活力,更重要的一方面,则源于他那活跃的思维和永远充满朝气的心态。

《富有的人更有向善的心》很多的文学名著都把富人描写成反面角色,有的是守财奴,有的是吝啬鬼,刻薄,冷漠,没有同情心。仿佛只有那种屌丝逆袭的人才值得歌颂。小时候受其影响,始终觉得富人就是那种难以接近的人,想着我自己不可能跟富人做朋友。但是随着朋友圈的改变,我逐渐摒弃了这种观念,反而觉得富有的人更有向善的心。我有一个女友,关系算是很亲密的那种,每次见面都如故人,总有聊不完的家常话。九年之前,通过家人的帮助在上海买了一套房子,后来陆续又在上海买了一套住房,两套商铺,没有房贷,车子什么的全都买好了,三十五岁之前,资产已经超过千万了
,而且资产还在不停的增长。这种条件在我的朋友圈可以算是富人了。按照书里写的,那应该是那种很不好相处的人,其实不然。她对家人和朋友都非常的热诚,从跟她的聊天过程中,你能感觉到她的那种善良和大度。从两件小事可以看出。前几年,她婆婆得了癌症,在世的时间已经非常少了,在知道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她把她婆婆接到上海,联系了最好的医院,请了四个月的长假,和他老公,还有公公轮流陪护在病床边,想着法子给她做好吃的,陪她聊天。而她的小姑子,以孩子小,离医院远为由,很少出现在病床边。想当年她小姑子在上海买房买车也得到过她婆婆公公的大力帮助。每次讲起这件事情她都耿耿于怀。确实,小姑子家庭条件没她那么好,但是那毕竟是她的亲妈,在那样的特殊时刻,也该去表示她的孝心。我觉得女友的那种耿耿于怀无可厚非,没有人能看的过去,对自己的亲妈都这么冷漠,能有什么善心。想当初,她和她小姑起步条件差不多,但是经过她们夫妻俩的奋斗,已经远远超过了她小姑。在对待孩子的问题上,同样能体现这一点。我几乎没见过她对孩子大喊大叫,辅导作业的时候总是轻声细语,言语中总是夹的赞美之词,她的孩子七岁,看起来比同龄人更懂礼貌,更懂谦让。她送她的孩子学奥数,学英语,上阅读课,虽然日程排的满满的,但是大人没有抱怨辛苦,小孩也没有抱怨压力太大,因为她有足够的时间去陪伴孩子,也有足够的金钱去培养孩子,而孩子也受其影响,不把学习当做负担。积极乐观,好学上进。稍有空闲,她还会带她的孩子到孤儿院去送书,衣服,食品等等。一年之中,她们家庭总会组织几次长途旅行,让孩子去体会不同地方的风土人情。用行动在实践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充盈了她们向善的心。在我的身边,还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她们很富有,但是不会飞扬跋扈,趾高气扬。反而是对长辈孝顺,对孩子温和,对朋友真诚。所以如果有幸你身边有一群这样的朋友,富有而存有善心,一定要珍惜她们,她们一定是你这辈子的贵人。

     
王铁成的家有个非常美丽的名字———海棠园,宽广的庭院中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记者注意到,在别致的小楼厅堂内,摆满了字画、工艺品以及王铁成自己和家人的照片,其中许多都烙印着他周游世界的足迹。与王铁成聊旅游,会惊讶于他视野的广阔和思想的现代,他的幽默、善谈及满含亲和力的笑容都会是给予倾听者的一份收获。

      **思考伴随旅途时光

     **
王铁成走过的地方很多,欧洲、美国、日本、澳洲、韩国等旅游业已经发展成熟的各大城市都曾留有他的身影。“旅游是不能省钱的”,这是他独到的旅游原则,“现在的旅游业普遍存在我个人认为非常不好的一种旅游模式,就是所谓的‘上车睡觉,下车拍照’,旅游者不但在这个过程中被搞得非常疲惫,还丧失了许多旅游的意义。”王铁成对走出国门去旅游,除了怀有浓厚的兴趣,还保留了自己深刻的理解,他始终相信,旅途需要积累和思考,而启发他在旅途中不断思考的源泉正是那些异国他乡的绚丽美景和风土人文。

     
“我在欧洲旅游的时候感受最为深刻”,王铁成一边回想一边不无感慨地对记者说,“大家都知道,出于签证的原因,去欧盟那些国家旅游一般都是去一趟就尽可能地走访欧洲多国,我曾应邀前往荷兰参加会议,刚好有游览的机会。不过相当遗憾,那年我在欧洲的旅游时间并不充裕,基本没能够找到算得上深度游的机会。”即使这样,欧洲城市的精致还是给王铁成留下了美好的印象,他不停强调道:“想要从陌生到熟识一个城市,景色自然重要,但更重要的则是历史,只有在充分了解了一个城市的发展历程后,才能真正体会当地人对家园的情感,也才能在没有隔阂的前提下被异域文化所感染。”

     
与中国大多采取土木结构的人文建筑相比,欧洲的石质教堂在王铁成眼里似乎更禁得起岁月的洗礼。“特别是站在德国柏林大教堂门前时,我真是有种被震撼的感觉,建筑相当精工细作不说,而且高大宏伟,我很欣赏它传递给我的这种气势”,王铁成兴奋地叙述着,“也许很多欧洲的教堂建于近代,当然也不乏很多经历了时代变迁依然伫立在城市中的,总之我感觉他们看上去沉重、结实,是历史最佳的承载者和传达者。”就像在中国旅行总会不经意间徜徉于大大小小的佛寺和庙宇间一样,教堂、修道院等宗教色彩浓厚又凸显建筑风格的古迹,对于欧洲的城市来说往往是具有标志性的。在王铁成心中,那些精美的穹顶、缤纷的窗棂以及平静和谐的唱诗班歌声,都是珍贵的文化沉淀,启发着他广博的思绪。

     
在美国的旅行是王铁成记忆中最富有娱乐色彩的出境游经历。虽然美国在他看来文化气息还很单薄,却充满了新鲜的元素,独具风格。他兴奋地回忆起自己在拉斯维加斯“小试身手”的场景:“那天我拿出200美元来玩,拉老虎机时旁边一个美国老太太每次只投50美分,我想那样太慢了,于是我每次都投2美元,可是很快就输完了,心里却还挺高兴。”美国一些地区融合了科技成分的舞台表演也给王铁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提起在剧院看到的那些逼真的海水特效及魔术的奇妙氛围等,到现在他都不禁还要竖起大拇指,赞不绝口。

      **情有独钟邮轮行

     **
“我们地球四分之三的面积都被海洋覆盖,游轮旅游的发展一定很有前景。”当记者问及哪种旅游方式能够带来更多乐趣和享受时,王铁成兴致高昂地谈论起他所经历过的游轮之旅来。

     
王铁成对自然的热爱从他对自家庭院的设计和打理中就能够流露出来,闲暇的时候他也喜欢安排一些能更多接触到大自然的活动给自己和家人,这也正是他热衷于游轮行的原因。“如果问还有什么地方或什么样的旅游是我所向往的,我依然觉得自己对邮轮旅游情有独钟”,王铁成微笑着对记者解释道,“我喜欢邮轮这种形式,目的并不在于看景,而是出于对海洋的青睐。”由于许多邮轮旅游的线路都是将绝大部分航行时间安排在了晚上,而白天的时间则用来组织游客们上岸游览,所以对王铁成来说,短暂的日间航行是既完美又难忘的。王铁成回忆说:“去年我选择了歌诗达邮轮分别去澳大利亚和韩国济州岛。当时很多人看到我戴着墨镜悠然地在甲板上享受日光,我觉得那才是一种真正的休息和放松。阳光、海水和空气,这就是自然。”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