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京都代表着古日本,东京代表着当代日本,那么长崎的历史就是一部日本近代史。在出发长崎前,我一直找不出特别的理由一定要辗转来这里看看,直到吃完在这座海滨城市的第一餐,我意识到,长崎,那个我所知的创伤正被它用温情慢慢融化。

十笔画

描述长崎有两种办法:你可以说,它是和广岛一起在你心中留下莫名遗憾的城市;也可以想象一个圆形的剧场,将长崎港广阔无垠的海面展现在舞台上,这里的百姓住家一直排列到山顶,形成亮丽的风景线,号称价值千万美金的长崎夜景实际上大多是住家灯火交织而成的迷人景象。

——————

不知道在你的旅行清单里是否会有这座城市,我在那儿停留几天,告诉我有些城市必须去看看,不去刻意回避过去,现在长崎的温情是历史赋予它的独特气质。

你看那万家

图片 1

灯火阑珊

织田小姐 海港城市温柔雨夜的归属

要看到长崎市的全貌,最好的方式就是登上稻佐山,在这里可以360度,感受这座城市蔓延开的点点星光。到达长崎的时候已近傍晚,一行人放下行李第一件事就奔去了山顶,十一月末的海滨城市临海的原因,早早就有些凉意。站在山顶,能感受到山风夹着海风不断吹拂。支上三脚架,从镜头里能清晰地看到不远处的女神大桥、和平纪念碑、还有万千的家庭在星星点点地闪烁着。

“在山脚下的时候你不会意识到这是一座如此庞大的城市,只有当你俯瞰一切时,才会感慨人的力量”,和我一起的向导织田小姐,长崎本地人,去过世界的很多地方,也曾在东京工作过,但最后她还是选择回到长崎,并留下来宣传这座城市。她告诉我,这里的夜景看过很多次,但每次回到长崎,必做的一件事就是要来这里站一会儿,无论外边的世界怎样发展,山下微亮灯光里闪烁出的宁静让她有归属感,现在望去的长崎是实实在在的存在。清冷的风吹起织田小姐的长发,说这些话的时候她始终透着满足的微笑。

一切都在夜幕下静静呼吸着,相拥的恋人彼此絮语,老人坐在阶梯上遥望远方,还有活泼的小孩。站在这里,我开始理解长崎的夜景可以晋升为世界新三大夜景的理由,另外两处分别是香港和摩纳哥。我没去过摩纳哥,但相比香港、东京这样豪华都市的繁华浮躁和川流不息的车流,长崎更多了一些温情的暖意,让人安心和踏实。

图片 2

你看那万物

99%概率能登岛的船长

“再试一次”,船舱里吐得东倒西歪的我,看着水手一次次将缰绳抛向驻守海岛的同事,很多次渡轮快要靠岸的时候,又被迎面打来的浪花打开。当时的我已经吐得神智不清,海员不时地给我换上干净的黑色卫生袋,还送上冰毛巾和糖果。我看了眼打在窗玻璃上的浪花,埋头继续吐。军舰岛就在眼前,可是我可能要错过它了。又来了一个大浪,浪头带起的海水没过了整个码头,伴着天边出现的耶稣光,船长说了些话,船开始掉头,这次登陆军舰岛的旅程成了一次颠簸的环岛旅程。

图片 3

军舰岛是这趟我来长崎最期待的目标,这里也是很多废墟文化拍摄爱好者的首选地。长崎的军舰岛正式名为“端岛”,位于长崎西南大约19公里的海面上。1890年的时候,这里发现了大量的煤炭,三菱公司掌管这里并进行开发,小岛也因此成为当时日本人口密度最大的地区。而它之所以被称为军舰岛,是因为在岛上建有大量混凝土结构建筑,这些建筑曾被用做工厂、仓库和宿舍的地方,到了1974年后,因为能源的开采用尽,岛民逐渐撤离而荒废。但海岛并没有因此没落,而是被作为废墟文化的一种,作为景观被保留了下来。作为一名内心不安定分子,我一直渴望自己能穿越在曾经的破旧工厂里,探索到过去的各种秘密。

图片 4

准备登陆军舰岛的前一天,我们就得知第二天长崎有雨,可能会影响出岛的顺利,轮渡公司也多次打电话确认。但我们的勇气和轮渡公司希望给游客满意服务的心情一样,最终大家还是出海了。据说我们选的这家轮渡公司是登岛率最高的一家,达到99%的登岛率。

开船前,穿白色制服的船长出来解释因为天气原因,今天的航行可能因此出现的问题。老人深邃的眼神和皱纹给人一种信任,我能感到他渴望顺利登岛的愿望。但就是这么遗憾,我们成了可怜的1%。巨大的风浪,让我们在靠近军舰岛的时候错过。一路上风浪大作,船身几度翻成倾斜状,整个船舱的人都在抱着黑袋子狂吐,中途时我甚至想赶紧回去吧,真的撑不住了。

船只重回码头时,上了年纪的船长早早等在舱门口,向每一位游客致敬问候,我坐在那里看他每一次诚意的鞠躬,都能感到他的遗憾。一对老夫妇上前握住他的手,表示感谢,像一对老友一样相互关怀。这种人与人之间相互的关怀和信任,大家努力往一个方向努力的劲头,盖过了事情本身的结果。99%的金字招牌就是靠这样的专注构建的。即使没有成功登岛,我还是很庆幸有过这样猛烈的体验。这种感受,比晴天时候登上废墟岛拍一通片子让我觉得更加深刻。

图片 5

生光璀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