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岩俗称“晃岩”位于鼓浪屿中部偏南的龙头山顶端,海拔92.68米,为鼓浪屿最高峰。岩顶筑有圆台,站立峰巅,凭栏远眺,厦鼓风光尽收眼底,山中峰腰怪石嶙峋,在疏疏落落的树林中,“莲花庵”“古避暑洞”“龙头山遗址”“水操台”“郑成功纪念馆”“寂庄花园”等建筑,石洞、古城和历代摩崖石刻隐约可见,身临其间,思古抚今,会令人感慨万千。从岛上渡轮码头下船步行十几分钟就可以直接到达。

图片 1

从石巷上进,便是龙头山寨。岩石上的圆孔是士兵搭架帐篷开凿的。前十九路军军长蔡延锴将军见景生情,命笔写下了七绝:“心存只手补天工,八闽兵今古同;当年古垒依然在,日光岩下忆英雄。”对郑成功赞美有加。蔡元培先生也有一首七绝:“叱咤天风镇海涛,指挥若定阵云高。虫沙猿鹤有时尽,正气觥觥不可淘。”这是清代大书法家何绍基写的,一股奋发之情催人向顶峰奔去。

厦门被称为鹭岛,本身已经够闲情浪漫,而鼓浪屿因为多出钢琴家和音乐家,被称为琴岛,更是为浪漫增添了诗意。著名钢琴家殷承宗,女指挥家郑小瑛都来自鼓浪屿。我们这次住的客栈正好就在厦门音乐学校的旁边,出门往坡道上绕个弯就是音乐学校的门口。客栈老板娘的儿子也在这个学校钢琴专业读初二,可能会是未来的钢琴家吧。只是小孩子腼腆,怎么说也不肯弹给我们听,想想也是,每天那么多住客都要听,他就成职业演奏家了。

日光岩下有一石洞,是由巨石架起的通风口,称“古避暑洞”洞内凉爽异常,为旅游的人拂去疲劳的汗珠。

图片 2

在“古避暑洞”背后刻着一首诗,“日光岩,石磊磊,环海梯天成玉垒,上有浩浩之天风,下有泱泱之大海。”出自于蒋鼎文之笔,蒋鼎文是蒋介石的同乡,他在“解决”十九路军发动的“闽变”以后,踌躅满志,心情极好,才写下这篇颇有点文采的铭文。

前一天夜里,客栈老板娘就告诉我们,要去日光岩就要起早,一个是为避开旅游团队,等过了早上八点,人很多,日光岩顶上会很拥挤。而且,早上七点半之前门票半价,只要30元。我们6点钟起来,简单梳洗就直奔日光岩,的确安静,人很少,但太阳已经很大了。我们悠闲地找庇荫的地方慢慢上山,一路回看山下绿树掩映中的红色房顶,有身处童话布景的感觉。

图片 3

对于鼓浪屿,它的象征就是日光岩,而日光岩我们可以从各种媒介获得它的典型形象,从车站码头,地图和旅游商品的包装。我不喜欢拍摄被别人成千上万次拍摄过的东西,即使要拍也要矫情地找另一个角度,这要有多虚妄才可以。但我们又绕不开任何地方的典型形象,于是我很随意地,其实饱含了很多刻意的随意,从这块巨石上雕刻的“与日争光”联想到日光岩最初的名字晃岩,我想这块石头上所刻的字大有向日光岩致敬的意思吧。而且这块石头上没有讨厌的栏杆和阶梯,更没有人影,与日争光之地应当是纯净而神圣的。你们看我这是要多么矫情。

图片 4

登上日光岩顶,已经满身大汗淋漓,却看四周辽阔,耐不住连忙举起相机准备拍摄,但任凭怎么取景都是断头的照片。下意识原地旋转360度,用身体做脚架拍了个鼓浪屿和厦门岛的全景合影。好久没有拍摄全景了,回到家计算机里竟然都找不到PTgui的软件了,刚刚下了一个才合并成这个样子,好玩而已,其实我一直以为全景拼合不算是真正的摄影,只是一种玩法而已。

图片 5

在我拍摄完鼓浪屿的全景,日光岩顶上已经无法拍摄干净的天空了,虽然人还不算多,但四周各个方向都已经有人在拍摄留影,而且没有间歇,而且只有增多的趋势。在我们离开日光岩的时候上山的人已经开始堵住了转弯的石阶,而公园门外的街道上导游的喇叭也此起彼伏地开始了竞赛。我们因为躲避人群而走了岔路,因此迷失了方向,问了多个路人才勉强找到福建路。在问路的间隙我拍摄一些不知名堂的建筑,只是因为好看。

图片 6

我们七拐八弯地终于看见了去时路过的福音堂和人民体育场,据说即将改成马约翰体育场,以纪念马约翰先生为中国体育事业作出的开创性贡献。马约翰是鼓浪屿人,从小贫苦,后经努力苦读受人赞助考入上海圣约翰大学,在上海万国运动会上取得长跑冠军而名垂史册,毕业后一直在清华大学做教授,并任体育部主任。我们好多次经过,人民体育场都是大门紧锁,并没有看见人民在里面锻炼身体。而它的前身是十九世纪末外国领事们拓建的网球场,闽南语叫做番仔球埔,日本侵华期间被改成棒球场,1949年之后被改成人民体育场。

图片 7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