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app在草原上可以看到白塔,司机不可过站不停

  我的出发是单独的,我的旅程是寂寞的,我的前途是蒙昧的。……在这道上摸索的,不止我一个;旅伴实际上尽有,止是彼此不曾有机会携手。──徐志摩

                独克宗古城与龟山公园

永利app 1

 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或许想了很久,你还没开始;一场奋不顾身的爱情,或许思了很久,你还没行动。时不我与,让心灵去旅行。

  活在现代,很容易觉得放眼望去一片杂沓,诸般琐事弥天盖地而来,却又无所遁逃。真有什么事嘛,倒也说不上来;如今已不是那种拋头颅、洒热血的大时代,现代人也不容易有什么大悲大喜、大是大非,点点滴滴都在琐细之中累积、侵蚀、成就、消磨,了无声息痕迹。 

   
 在去香格里拉的途中,就会发现沿途的路边,“野花/星星,点点/像遗失的纽扣/洒在路边”(顾城),装饰着这寂寥公路。这些野花却是在我工作所在城市的公园里园丁悉心栽培的,想不到在这里竟是如此的普遍。虽然只有淡粉色和白色,偶尔也会看到有不同品种的花是黄色的,这足以让我兴奋不已。途中,可以看到有些山的山顶是有白色的积雪,很少,只有一点点。从丽江到香格里拉,车有很长一段路是沿着金沙江而走的。后来,沿山而上,看到的山上的树是很笔直地生长,越往上走,看到的树就越少,而且不高,有些只有草。快到了山顶,可以看到车窗外,远处山高谷深。往前走,可以看到了草原上,稀疏的有些杂树,草地上有牦牛。车一直往前走,公路边的草原上,有些大概长有三四十厘米高的草吧,有些已经变红色了,在浅绿色的草原上显得很鲜艳,车上的人说叫狼毒花。可以看到草原上有些房子。在上到山上以后,在草原上可以看到白塔,白塔上有五彩经幡,没隔多远又可以看到一座,有些是建在路边,快到香格里拉市区,有一座比较大的,白塔是当地人朝拜的地方,相当于寺庙吧。

  生活有时像坐公车,一个个站牌井然镶嵌,铺排出笔直的专用道:时速不可超过40公里,司机不可过站不停,乘客不可任意上下车。虽说红尘万丈,车如水马如龙,沸沸汤汤好不热闹,却也寂寥枯索。 

   
 下了汽车,先找个地方住下来。然后就洗个热水澡,洗去所有的疲惫,从昆明到丽江虽然是卧铺,但是睡得非常不好,下了火车就直接坐了四个多小时的汽车才到达这里,感觉有点疲惫,纵使沿途风景美不胜收。

  我在去年底到西班牙走了一趟,沿着“圣雅各之路”(Camino de
Santiago)到位在依比利半岛西北端的圣地亚哥(Santiago de
Compostela)去朝圣。但我既非教徒,也不准备信教,这圣朝得有点名不正、言不顺。

   
 出去吃个饭,然后走路去独克宗古城。阳光很灿烂,天空湛蓝,还飘着几朵白云,我却感觉到眼睛有点痛,不知道是天气太干燥了还是在火车上睡不好造成的。到了古城,人不是很多。古城去年被火烧过,而且是烧了三分之二,所以现在看到的古城很多还在修建中,哪些是以前保留下来的不是那么容易发现。在古城的小巷穿梭的人很少。转到了龟山公园的山脚下,在山上的石阶最前门,是一个水池,好像是泉水。不过爬上山的人很多,山上有个白鸡寺,寺周围五彩经幡飘动,在寺的左边,有个世界上最大的转经筒,要十几个人才能转动,经筒金色闪闪。下了山,到前面的月光广场走过,广场逗留些人,有个人拉一只很大的羊在那里,让人骑拍照,最边上还有摆摊卖东西的。我走上一座桥,到了另一边,也有卖东西的,是卖吃的,看到标有卖牦牛牛奶和酸奶,我看见就靠近去看看,那个大姐说可以尝尝,我尝尝牛奶感觉一般,所以我选择了没有尝过的酸奶,加了很多白糖,吃了一口,很酸,感觉和在超市买的有点不一样。我边走边吃,有个也是卖一样的人问我,很辣吗?我说很酸,可能是我吃时的表情有点奇怪,最后我还是没有把它喝完。在古城走的时候,我看到有三只牦牛也在古城的小巷里穿梭。在回去的路上,我还看到一条猪在大街上走,它能找到主人的家吗,还是主人出来找它?白天我看到猪都是在草地上吃草,或在房子门口乱走,不像我家那里,这里是没有圈养的。一个雨天的下午,这样的天气哪里都去不了,所以我又去了古城一趟,这次把古城差不多走遍了吧。在古城看到都是商店,有客栈,酒吧,饭店,偶尔看到一个书店。先说说客栈吧,有些客栈是不错,从外面看有点像以前的风格,院子种有花,有些种的是玫瑰,有些是芍药,我在门口看,里面放着不知道是朴树还是许巍的音乐。经过一家概念书店,里面充满文艺味道的东西吸引着我。书店里面的灯光不是很亮,离灯远的地方,甚至是有些昏暗。左边的架子上,放着的是别人写好准备寄出去的明信片或信,对着正门的左边的书架上有书,而右边的那个书架上摆着手工制作的笔记本,表面看上去很精美,表皮贴着花的标本。书店右边的最里面的架子上放着竹片制作的书签,上面贴有一株花的标本,外面的架子上放着手很多明信片。而在书店的中间我看到了牛骨架做的书签,上面有写一句话,很漂亮。看到可以点饮品和点心,我想在这里享受一下雨天的美好时光,我问了店主,她说是外卖的,现在下雨不方便送来,叫我过去那店里吃。醉翁之意不在酒,我觉得还是算了。我看到一个“小城故事”的休闲的地方,在二楼,大声地放着音乐,应该是提供消磨时间的地方。在“如果你也在这里”看到店里有许多明信片,店里标有说是店主人拍的,有些拍的不错。在月光广场的边上的停车场有摆摊卖小吃的,我买了一串烤牦牛肉和一杯酥油茶。

  我从《山高水清》和探索频道晓得了这么一条路。电视影像和书籍勾起我去亲身体验的渴望。对走在上头的朝圣客,我感到好奇。“千里江陵一日还”早已不符合现代人对速度的需求;上帝的墓木已拱,最新的流行是上网告解、祷告、扫墓,只要稳坐家中,弹指可成。 

独克宗古城的书店

  但是据估计每年仍有50万人甘愿花上数周到数月不等,栉风沐雨,一步一脚印地徒步走上近千公里。如果每个朝圣客援臂携手相连,就是一条蜿蜒800公里的人龙。这条路什么特奇绝灵秀之气,能吸引这么多人?是什么信念,支持他们远从世界各地到这西班牙的偏远地区朝圣?

  我从西班牙中西部的城镇雷翁(Leon)出发,沿途晴空如洗,山头暟暟白雪终日不消。这时节天寒地冻,早已过了七、八月的朝圣旺季,但是瞻前顾后,路上不见一人,却是出乎我的意料。不见前人,后无来者,天地悠悠之感油然而生。

  我把自己放逐到一片空白,不知道路上会碰到什么事、遇到什么人,也不知道今天会在哪儿落脚。我渴望看到越过下一个山头的景色,对转过弯之后的未知感到好奇。

  徒步旅行不可承受之重

  背上的行李也不轻盈:一只背包装了一套换洗衣物;左一个睡袋,右一只肩袋,装着饮水、零食、相机、行程资料,总共约有十公斤。肩上的行李以其重量分分秒秒提醒我,携带的必要性。

  背包里还有两本书──王国维的《人间词话》和中法对照的卡缪《异乡人》。王国维《词话》所收的词既广且精,又有滔滔议论,读起来过瘾。卡缪也曾是这条路上的朝圣客。踏着卡缪的脚步,想象他当年所见景色,孤孓一身读《异乡人》,也算是妙事一件。

  圣雅各之路在西班牙境内呈东西走向,从庇里牛斯山区的巴卡罗斯(Valcarlos)算起,全长将近800公里,步行起来差不多要花上一个月,而我的时间只有十天。以一天走8小时,每天30公里的脚程计算,距圣地亚哥约两百公里的雷翁是理想的起点。

  走在圣雅各之路上头,白日有太阳指引方向,到了夜里,银河粲然,东西横亘,指引朝圣客夜行。但是这条路所经之处几乎毫无逻辑可言。它穿过人声鼎沸的闹热市区,也与荒郊的兽迹相混;它有时贴着高速公路蜿蜒,身旁汽车疾驰,即使纵声高歌也无妨;有时又穿过民宅房舍门前,不染尘嚣,不由得收敛心神,放轻脚步。它是一条活的道路,随着沿途人们生活的活动而改变面貌与行经路途。

  我离开雷翁之后,镇日沿着N-120的高速公路(high
way)行走,想到昔日朝圣客靠着有“乳之路”(milky
way)之称的银河辨识方向,而如今指引我路途的却是高速公路,不禁哑然失笑。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