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况:

今年的双十一过的很理智,入冬需要购进的物品早在十几天前的就拍案决定。也许是见惯了双十一各种促销的套路,也是今年的规则复杂难懂,渐渐歇了想购物的心。但归根结底,离不开一个字“穷”。

噶尔县地处西藏最西部、沿森格藏布和噶尔藏布流域,是西藏18个边境县之一。面积17197平方公里。耕面积0.89万亩。总人口0.98万。辖4个区,1个镇,11个乡,36个村民委员会。 

兴许是机缘巧合的,今天整理房间的时候,翻出了早前购买的一本书《阿里
阿里》,书闲置在角落,一直没来得及看。此阿里非彼阿里,书名的确贴合今天这个日子,处于好奇,也算巧合。我快速地整理完房间,坐在床头专心地看了起来。文中两个关于阿里人的故事,一度让我落泪,以至于后来合上书,却迟迟没能从故事中隐忍的情感里走出来。

噶尔县是西藏阿里地区行署的所在地,海拔4350米,因位于狮泉河畔而得此名。也叫“狮泉河镇”,藏意为“兵营、帐篷”,因清政府派蒙古族将领甘登次旺率军攻退了敌军,当时清军曾在此扎营,由此而得名。 

1

噶尔县在一大片红柳滩上新建起的西部高原的交通枢纽,虽然它在来自都市人的眼中只能算一座小城,但往北到叶城,往东到日喀则,二三千里内都没有比它更大的城市。 

甘肃武威的李寿明在远离家乡几千公里以外的普兰县下乡。当时的普兰县全县人口六七千,县城人口不足千人,想要找一位说汉话的未婚女子,比出一次国都还要难。30岁的李寿明经熟人介绍,认识了四川资阳女孩蒋春萍,两人刚刚熟悉,还没来得及牵手,他又踏上了回青藏高原的路途。同事把蒋春萍的电话告诉他的时候,他并没有特别的上心,有几个女孩能等到一年半后的第二次相见呢?这种看不见摸不着,远在天边的感情,他又怎么能期待一个女孩子长久的等待。

对它的第一印象是“发展迅猛的小城'。在陕西、河北两省的援建下,其基础设施发展得很快。它可以给旅行者们所提供的条件已经超出了旅人的想象。在阿里的荒原上奔波颠簸数天之后来到这里简直就像到了天堂。高高矗立的电视和通信发射塔及迎宾馆和对面的电信宾馆都是当地最醒目的建筑。迎宾馆后门出去就是阿里地区行署,当年孔繁森工作的地方,很宽敞气派的大院子。 

作家鸿水在《短线爱情,长线婚姻》一书中写道:“男人能被称为男人,必须具备一条重要的品质:有责任心。若无力承担责任,就不该以爱情的名义泛滥无力地承担感情。”因为一旦遭遇感情滑铁卢,伤害的往往不仅仅是自己。同样地,这句话也适用于所有的女人。

在离行署不远的路口,就是狮镇最繁华的十字路口了。有连绵的川味和清真饭馆、录像厅、娱乐厅和发廊、按摩屋、歌舞厅。 

前几天看到一个新闻,渭南市蒲城县一所学校内,16岁女生学校操场产子,
据说孩子的生父是一个社会青年。看到这个消息,我久久没能缓过神来。真人真事,这样的故事就在我身边上演过。小学六年级的时候,一个消息突然在学校炸开了,然后蔓延到整个村,再到隔壁村甚至邻县。一个小学六年级的女孩怀孕了,而且即将临盆。孩子的父亲是女孩的邻居,大她十几岁,因为肚子比其他孕妇小,月份大了后又刚好在冬天,厚厚的大衣遮掩了她的秘密。

这里的电讯已十分发达,可打手机也可上网,网吧集中在大十字路口附近,3元/小时。街头有很多IC卡电话。农行和邮政储蓄在这是全国联网的。 

在她怀孕期间,其实我还和她当过两个月的同桌。当年我才12岁,比她都还小两岁,都还不知道什么是谈恋爱,甚至还没有经过生理期,不具备做母亲的能力。所以从来都没发现过她的异常,甚至当这个消息炸开锅以后,所有的感官只停留在女孩做了一件错事,以至于成为别人的谈资,至于什么错事,当时真的思考不来。

该县经济以牧业为主、农牧业相结合。种植业主要是青稞、春小麦和豌豆。主要饲养牦牛、犏牛、黄牛、马、驴、骡、山羊和绵羊。 

小学同学后来退学了,产下了一个小男孩,孩子也送了人。那个男人跑了,不知道在哪个地方躲了起来。至于整个事件的经过和处理结果,我是不清楚的,我只知道,他们没有在一起。

民族手工业仅为少量家庭作坊,主要生产氆氇、木碗等。 

谁来为这样的结局买单?这样的事件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仍旧一次次上演。是女生的无知,不自爱或者弱小,还是男人的不负责任。当“非法”被现代文明宽恕以后,在泛滥的爱情的国度里,责任变成了一个可怜又虚无的字眼,甚至一次次挑战法律的权威。有时候我会怀疑,现代人还有没有爱情?思索甚久,最终,无奈还是选择了相信。

特产主要有多种高原畜产品、裂腹鱼、裸裂尻鱼、锥吻唇鱼等。 

所以当蒋春萍经不住姐妹们的怂恿打出了第一个电话,李寿明和蒋春萍因为这个电话交往了起来,尽管当时,他们还没有认定对方就是彼此的另一半。但是,当李寿明走出了成都火车站,带着女方一栏为空的结婚证,找到了蒋春萍。两人在亲戚朋友疑惑的注视中,踏上了前往武威的列车,再到西藏普兰,从认识到结婚只用了十多天的时间。但是我依旧感动到落泪,这样的感情是隐忍的,没有华丽的语言,没有诺大的承诺,但是诚意十足,让人安心。

狮泉河镇,即是阿里地委、行署的机关驻地,也是噶尔县府驻地,镇区建筑总面积为11336平方米。行政、文教、邮电、通讯、电力、照明、给水等基本设施虽然简陋,但大体齐备。 

“风吹石头跑,四季穿棉袄,六月雪花飘,氧气吃不饱。”这就是阿里的自然条件,水烧不开,饭做不熟,几天吃不上一口热饭都不算什么,大人都呼吸困难,更何况一个正在孕育的生命。蒋春萍怀孕了,很快,又流产了。再怀孕,再流产。为了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蒋春萍利用在成都学习的机会,终于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女儿,为了女儿能够吃到分量的氧气,夫妻两人把女儿留在了资阳老家,跟娘家人一起生活。

流传在民间的音乐、舞蹈、神话、传说等,近年来得到挖掘和整理。

2

地址:西藏自治区阿里地区噶尔县

同样在阿里生活的武警军官格列,结婚8年,妻子先后怀孕六次,五次流产。好不容易生下一个男孩,三天后,因为缺氧,在他的怀抱中死去。我甚至都能想象得到他当时的绝望。

阿里人的生育问题不是一家一户的事,而是所有阿里人的痛和必须面对的现实。战战兢兢地怀孕,担惊受怕的生下孩子。几岁的孩子不会说话,不会走路,智障残疾者不少,这些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所以,阿里只要有条件的人,都会寻一处低洼,氧气多一点,怀孕生子。生下孩子,然后像李寿明和蒋春萍一样,把孩子放在低海拔的拉撒或内地,请老人或朋友看管。久而久之,这些远离父母,缺少管教的孩子,学习一塌糊涂,性格怪僻,心智不全,与父母形同陌路的,比比皆是。有些甚至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或许有些人会把这些将孩子留给亲戚或朋友带的阿里人抨击的一文不值,包括我自己。我刚开始也有一个念头,“竟然不能好好教养,为什么要生呢?”但是当我看到文中,一个孩子已经上大学的父亲描述,自己没资格索取孩子的父爱,孩子能健康平安,学习上进,已经是菩萨保佑,说他一生都在负疚中生活。我又莫名的伤感,似乎又能谅解他们些许的感受。

普兰一个三岁还不会说话的孩子,随大人到内地,半个月后无人教他,无人强迫,就跟正常的孩子一样,滔滔不绝,说个不停。

网站地图xml地图